你所知道的那些爱情模式在金庸小说里都出现过

金庸先生的小说里爱情的模式很多又很典型,而且往往在小说里会对照着写两种,从一种爱情模式上你可以找到另外一种爱情模式里的缺陷,耐人寻味。

敬、容之爱

郭靖诚实敦厚,信人不疑,有济世的家国情怀,黄蓉虽然娇憨顽皮,古灵精怪,但对郭靖十分尊敬,后来郭靖英雄聚义,共守襄阳,黄蓉见丈夫屹立在城墙之上,气度端严,如凝山岳,心里非常骄傲有这么一个丈夫。

黄蓉是郭靖的文化导师,中原故国的历史文化名胜古迹、诗词文化、典章文物等等,郭靖原本一窍不通,后随黄蓉的教导,耳濡目染,郭靖随时学习随时消化,同时黄蓉智计百出,再大的困难也能化险为夷,郭靖对她又敬又爱,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要是蓉儿在就好了”。

黄蓉称郭靖为“靖哥哥”,郭靖呼黄蓉为“蓉儿”,靖者“敬”也,蓉者“容”也,“敬”与“容”正是男女相爱相携的重要原则。郭靖有可敬之道,黄蓉能敬之;黄蓉有可容之德,郭靖容之。两人性格互补,相反相成,各有长短,相敬相容。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有郭黄这样的天作之合,就有绝情谷中裘千尺和公孙止夫妇这样的生死冤家。裘千尺是江湖大帮派铁掌帮帮主裘千仞的妹子,家学渊源,师出名门,武功上乘。公孙止临敌经验少,眼界窄,武功便漏洞百出,两人结婚后,裘千尺凭自己的家传武学和才智眼界,挖空心思把公孙止家传武功的的破绽一一补足,同时照料二人生活,但她自恃武功高于公孙止,又紧紧抓住自己对公孙止有情有义,便对公孙止管得很紧,经常说什么“公孙止替我二哥提鞋都不配”之类的话,最后她这样糊涂自傲的女权主义的大女人,只会引发公孙止的反感、畏惧、怨恨与背叛。

后来公孙止移情别恋于一个丫鬟,名叫“柔儿”,柔儿之“柔”是公孙止对她相恋的重要原因,柔儿不但尊重他的人格,简直把他当成英雄,公孙止这样大男子主义的小男人,需要柔儿这样的女性来支撑自己大男人的人格。裘千尺对公孙止有爱无敬,爱便落到空处,居高临下的爱势必会让公孙止对她有敬无爱,最后敬也会变质,最后两人相互残害,一起摔下断肠崖,化为一摊模糊掺杂的肉泥,成了难分难离的生死冤家。

图片来源于网络

无私之恋

我们在相亲或者恋爱中,男女双方往往像是在互挑商品,考虑着质量、外观、耐用程度以及售后服务等等,都符合了,就结婚生子,这种各取所需的结合也许会平稳地走过一辈子,我们都为自己考虑太多了,总是在想对方能为自己做什么,符合自己哪些要求,总会问上一句:你能给我一辈子的幸福吗?

《神雕侠侣》里,单打独斗,杨过和小龙女谁也难将金轮法王击败,即使二人联手攻上,也相差很远,后来两人习得“玉女素心剑法”,初练时,成效甚微,后与金轮法王大战,遭遇生平大险,都先顾对方安危,彼此情切关心地回护,但是没想到他俩互相保护的剑法理路正和剑法主旨暗合,生死之战中小龙女双颊生晕,羞涩腼腆,杨过忙中捡闲,眼觑爱侣,联手攻敌的紧张环境下却流露出情深爱切、男欢女悦的模样,剑法使到后来越来越得心应手,这路剑法每一招都有或“小园艺菊”或“柳荫联句”等一件韵事的名字。到最后将金轮法王打得连招架都来不及,更没有还手的余地。

我们可以把金轮法王比作“艰难困苦、很难应付的现实生活”,“玉女素心剑法”是一份爱情,两个情侣在爱情中,无私地为对方着想,才不致在现实生活面前弱不禁风,即使过着贫苦的日子也可以生活出自己的情调,拥有属于自己方式的幸福。

小龙女身受重伤难治,命不久长,杨过中情花之毒,不肯独活,将仅剩的解药半枚绝情丹扔下悬崖,小龙女听黄蓉说断肠草有解情花毒的可能,便在心里做了一番打算,晚上在山上用剑留下字,让杨过十六年后来此相聚,自己跳下断肠崖,用意是让杨过好好治伤,活下去,不要殉情,十六年过后,那时感情也会被时间冲淡了,即使见不到自己过儿也不会再殉情了,岂知十六年中,杨过一人与神雕为伴,寂寞难耐就习武自遣,他知自己负下了许多情债,便戴上了丑陋不堪的人皮面具,清心自持,堪比道学先生,十六年期约一至,他赶往断肠崖,没有见到小龙女,满心悲苦,一夜白头,跳下断肠崖,落入水中,却发现水底另有奇境,最后和小龙女相遇。杨过说:“可见,一个人还是深情的好,假如想念的心淡了,只不过在断肠崖前大哭一场,就此别去,那么咱俩便终生不能再见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爱我所爱

缘分来之不易,感情也不是一蹴而就,当拥有爱情的时候我们得有勇气和坚定的内心去经营护佑,稍一怯弱犹疑,就会被周遭纷杂的声音和强大的势力盖过,爱情就会失真走样。

不被父母之言左右

郭靖对师父江南七怪感恩戴德,犹若生父。当年郭靖生父郭啸天和杨康之父杨铁心是过命之交,两人为了后世继续交好,便许言说,如果将来两家的孩子是同性就结拜,异性就缔结姻缘,后来杨铁心收了个养女叫穆念慈,江南七怪念着郭靖生父之愿,要让郭靖娶穆念慈,郭靖最重恩情,不敢有违师父之意,又不愿有负于黄蓉,最后做选择时还是和黄蓉一起出走,心里也一直挂念着师父们的养育之恩。

黄蓉之父黄老邪琴棋书画、奇门遁甲、阴阳八卦无所不精,为人脱略形骸,生性疏狂,见到郭靖中规中矩呆木的样子,心感烦恶,觉得与自己女儿天差地远,绝不般配,反倒待见外表俊美潇洒,深谙音律,颇有几分才气但内心却阴险好色的欧阳克。黄蓉却一心认为自己的“靖哥哥”是天下最好的,她心想着跟着郭靖离岛出走却又担心自己老父孤身在岛上寂寞凄凉。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亲情和爱情是手心手背的问题,为难的只有中间那个人,父母经验之谈固然重要,但两情相悦才是爱情最重要的因由,当我们需要做出选择的时候,大胆决定,和爱人一起努力,把两人同心创造的幸福当成最好的孝敬礼物送给父母。

不受围观之言影响

做为群居动物,一个群体中总有闲来无事对别人的事特别上心、指手画脚的人,众口嘈杂,密不透风,让人喘息困难。杨过武功得自小龙女亲传,也就是师徒关系,在当时极为尊重礼法的宋朝,师父就是尊长,师徒便不能有男女之情。当杨过与小龙女在大胜关英雄大会当着众英雄面表明自己和小龙女的关系时,众人无不愤慨,交头接耳议论指点,骂二人有乖世道人心,行禽兽之事,是武林败类,是世俗中的奸恶之徒。

杨过也知礼法,但内心却不明白为什么师徒就不能有男女爱情,便不理众人之言,昂然道:“姑姑真心诚意地待我,爱我!我也这般对她!我没错!我没做坏事!我没害人!”这简单纯情又深情的话,却被众人认为是逆伦言语,二人远避众人,携手而去,群雄愣愣地遥望两人背影,有的惊诧,有的怒斥,有的鄙夷。杨过和小龙女最后再古墓中成婚,没有热闹的吹打,喜庆的张灯结彩,也没有众人的祝福,当然他们觉得爱情也不需要这样的热闹,有你有我,有两颗真诚的心,就足够了。

不被门派之分阻碍

张三丰有七个弟子,每人都是铁肩担道义的汉子,人称“武当七侠”,张翠山是七侠之一,倜傥潇洒,相貌英俊。殷素素是天鹰教教主的女儿,容貌照人,但天鹰教向来行事狠辣,教众更是良莠不齐、鱼龙混杂,在江湖上声名不好。

起初张、殷两人相遇的时候,张翠山有意远离殷素素,心想与她正邪殊途,需得把持住自己,免得自堕魔障。但是心生爱意,就不由自主地保护殷素素,二人后来在飘到冰火岛上,张翠山远离故国便放下许多顾忌,和殷素素结为夫妇,相依为命,并生下张无忌,殷素素自幼耳濡目染天鹰教中残酷恶毒之事,习以为常,难免做事时也如此,自与张翠山结为夫妇,便自疚以前做下的事,逐步向善,有了孩子后,心中慈爱沛然而生,更是全心全意为自己的幸福之家付出奉献。

图片来源于网络

十年之后,一家人得幸回归故土,张无忌跪在师父面前说自己的媳妇是旁门左道之人,是来历不正的天鹰教教主的女儿,盼师父责骂。张三丰却捋须一笑,说道:“那没有多大干系,只要她内在品质好就行,天鹰教又怎么了?为人不要自居名门正派,把旁人都瞧得小了,这样只能说明你心胸狭窄。正邪两字本难分清,正派弟子如若心术乏善,便与邪徒无异,邪派中人只要向善行善,便为君子。”几句话就把张翠山十年的心事一笑揭过了。

张三丰正是有如此博大的胸怀,方能创造出轰轰烈烈、名传千古的武当派。所有一味干涉儿女婚姻的父母是不是应该学一学张三丰,要看得清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不求打赏,点个赞再走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