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深秋风起时


一个好故事,往往是从一杯咖啡开始。现在,这杯咖啡就放在楚铭面前的桌子上。

蒋红就在楚铭对面坐着。她是这家跨国公司的财务总监。今天,她和楚铭是第一次见面,但两人不是约会,而是由于之前发生了意见很不愉快的事情,他俩要面对面坐下来解决。

三天前,蒋红心爱的轿车开到楚铭的洗车行养护。在她取车时,和楚铭的妹夫发生口角。那天他妹夫喝醉了,对蒋红很不礼貌。蒋红不受他的气,打算投诉楚铭的洗车行。由此,楚铭专程登门道歉。正好蒋红有空,她想跟楚铭好好理论一下那件事情,就带他在公司楼下的待客区谈一谈。

蒋红说:“楚老板,你准备怎样处理那件事情。”

楚铭说:“蒋总,我带着十二万分的诚意来请求你谅解。事情经过我都了解,一切都是我妹夫不好。作为洗车行的管理人,我答应你一切的索赔要求。我只希望你给我一次机会,别把事情闹大。毕竟他是我妹夫。”

“到底是个老板,说的比唱的好听多了。”蒋红说,“我也不过想听到你们的道歉而已。既然你很有诚意的道歉了,那就算了。我们都很忙,就不耽误彼此的时间吧。”

蒋红说着就要站起来上楼。楚铭说:“再忙也得休息啊,喝杯咖啡的时间,蒋总还是会有的吧?”

蒋红眨了眨眼睛。她发现面前这个男人身体壮硕,粗眉大脸,他的眼睛里不时地闪烁着咄咄逼人的神色。仿佛他的眼光能够看透自己的心。莫名的,蒋红的心加速跳动了一下。

为了掩饰心慌,蒋红端起咖啡轻轻呷了一口。楚铭也喝了一口。蒋红的杯子还没有放下来,楚铭盯着她的眼睛说:“好香。”

“这只是普通的工作咖啡,”蒋红说,“楚老板恭维的有些过头吧?”

“我说的不是咖啡。”楚铭似笑非笑地看着蒋红的脸说。

听到楚铭这句话,蒋红的脸登时浮上两朵红云,并且感到双颊微微发烧。这家伙不是个好东西,但他坏的挺可爱的。

“楚老板,你把我当成十八九岁的女孩子了。”蒋红板着脸说,“你的那些讨女孩子欢心的伎俩,在我身上不会起任何作用的。”

“是吗?”楚铭看出她心里已经有些蠢蠢欲动,“我也不是二十左右岁的毛头小子,对于女人的心理,我多少懂得一些,不管她是十八岁,还是二十八。”

“我认为我们应该终止这场谈话。”蒋红站起来,很明显她是说不过楚铭的,再说下去,很可能被他扰乱心思。

“为什么?我们谈的不是很好吗?”楚铭说,“哦,你怕了,你从来没有遇见我这样的男人,是吧?”

“自作多情。”蒋红板着脸,转身欲走。

楚铭抢上前一步,他把一张名片塞到蒋红手里说:“蒋总,这是我的名片,下次你的车想要养护,还是到我店里,我白送一次。”

蒋红不置可否,楚铭笑笑,站起来离开。蒋红看着他的走出公司大楼,心里终于乱了,就像一块石头扔进平静的湖面一样。

她呆呆地站在咖啡桌旁,脑子里的念头飞转:这家伙肯定事先打听了自己的情况,知道自己是个大龄剩女之后,这才登门道歉。这样看来,他想……追自己?想到这里,蒋红的心动了。因为在这短短半小时的接触里,她觉得楚铭还算个真男人,虽然表面上他嘻嘻哈哈,但他的一举一动,都透露出一个男人的粗犷和豪情,如果能跟他发展一段恋情,那一定回事妙不可言,可是……

蒋红不敢再想下去,她甩甩头,想把自己刚才的意乱情迷甩掉,但丝毫没用,她长长叹了一口气,向电梯走去。

在去蒋红的公司之前,楚铭的确做好充足的调查。他通过熟人,确认蒋红是一个工作狂,二十八岁就做到WXM跨国化妆品公司的亚洲地区的财务总监。在这座大厦里,他的权限只在总裁丁海天一个人之下,而在她手下,有一千余名职员听她驱使。在工作方面,她无疑是一个女皇,在感情上,她却一直交的白卷。打听到这些消息后,楚铭决定填补一下她在感情上的缺口。

楚铭不是一个采花大盗,也不是色狼,他只是觉得像蒋红这样优秀的女人能够让自己遇上,自己有必要让她的感情生活也和工作一样精彩,只有这样才不会浪费生命。当然,他目前也是单身,如果能有这样一个既有颜值,又有内涵的女朋友,那么在他的朋友圈必定大放异彩,哪怕是短时间的。

于是,楚铭大胆出击。在他看来,第一次见面,两人聊得还不错,下一步,他要出击了。

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楚铭打过两次电话给蒋红,想邀约她出来喝一杯,但两次都被蒋红拒绝。一时间,楚铭有些迷惑了。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正当楚铭失去信心的时候,这天傍晚,他接到蒋红的电话。她要楚铭赶到雨林街八十四号。

蒋红在电话里没说去干什么,楚铭也没问。他放下手机,就驱车赶到。那是一个在巷子里的楼房。门口有一个很威猛的男人拦住他。

“你是这里的会员吗?”

“不是。”楚铭说,“蒋红小姐请我来的。”

男人点点头,打开大门,让楚铭进去。

一进门,楚铭大吃一惊。首先是震耳的音乐传入耳鼓,他看见一个乐队在不远处的台上表演。台下有数十个男男女女。他们之中有人随着音乐轻舞,有人在喝酒,角落里还有情侣在亲热。

楚铭知道这是个私人聚会,他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这种聚会他也见得多了。下一分钟,楚铭看见蒋红端着两杯酒走到他的面前。

今晚她的装束和那天在办公楼里大不一样,楚铭都怀疑她是不是同一个人。那天她身着正装,一副成功职场女性的风范,今晚她全身名牌服饰,脸上化了精致的妆容,十根手指涂了鲜艳指甲油。整个人看上去用漂亮远远不够形容。

“这才是女神的风姿。”楚铭脱口而出。

蒋红递给楚铭一杯酒,问:“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楚铭摇摇头,接过酒说:“今晚你有一种夺目的美。”

“我就当你说的是实话了。”蒋红露齿一笑,“这是一个私人会所,年前朋友介绍我入会。在这里,你想干什么都行。当然,不能违法。”

楚铭坏笑了一声,他伸手轻轻搂了蒋红的纤腰说:“这样不犯法吧?”

蒋红并不抗拒,她依偎在楚铭怀里,两人随着音乐的节奏轻舞起来。

几分钟后,两人喝完酒,放下酒杯,蒋红拉着楚铭的手,上了二楼,她轻轻推开一扇房门,两人进去,蒋红把门反锁后,伸手搂住楚铭的脖子,两人热吻起来。

楚铭感觉蒋红的吻狂热无比,他认为蒋红很久没有和男人亲热了。但是当蒋红要有进一步的动作时候,楚铭握住她的手说:“我……好像不是……怎么说,我不是你想象中的好男人。”

“我们都是成年人,谁还没有一段黑暗的历史?”蒋红说,“难道你一定要在这个时候破坏气氛?”

听到蒋红这样说,楚铭放心了,他变被动为主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感觉自己不是在人间,而是在天堂。

激情退却,楚铭身心满足地说:“我想,我们不够成为……”

“我们什么都不能成为。”蒋红按住他的嘴说,“我们不会有任何结果。因为我们没有任何感情基础,今晚这也不是爱。”

楚铭大感错愕,他没有想到蒋红会这样想。他眼睁睁地看着蒋红从床上起身,她穿好衣服走出房间。楚铭躺在床上,脑海里飞速转着,最后他不再迷惑,蒋红之所以说出这样的话,只能有一个理由:她在感情上必定受过大的挫折,或者被坏男人欺负过。而自己,应该查出这些隐藏在表面之下的阴暗东西,为她扫平以后感情道路上的障碍。当然,她未必能和自己走到一起,但至少,能让她回归一个正常女人的生活轨迹,这个忙,楚铭帮定她了。

蒋红一边和楚铭欢爱,另一边却拒绝他的感情,这让楚铭很不解。第二天,楚铭再次找到蒋红公司的那个熟人,楚铭向他了解蒋红最深切的情况。终于他查出来,蒋红之所以能在这个公司里坐上财务总监的职位,和总裁丁海天有着很大关系。而丁海天这个家伙,在管理公司方面很有一套,深得美国总公司的重用,可在做人方面却差劲的很。据说他很喜欢猎色,在公司里和蒋红不清不楚,公司外边还有好几个相好的。

楚铭知悉了这个消息,他决定给丁海天施加一点压力,让他意识到与蒋红的任何纠缠,都必须停止。

这天早上,楚铭早早的来到WXM公司外面,他坐在轿车里等待丁海天来上班。二十分钟后,丁海天开着一辆黑亮的凯迪拉克驶入停车场。他刚一下车,楚铭就窜过去把他拖到一辆车的后面。

“你是谁?要干什么?”丁海天吃惊不小。

“我听说你是个猎艳高手,”楚铭说,“蒋小姐已经名花有主,我希望你能和她断了来往。”

“蒋红?”丁海天一听说是她,脸上的表情顿时轻松起来:“原来她真的在恋爱,我说这几天她有些奇怪。你就是那个和她一见钟情的男人吧?”

楚铭不说话,他在等待丁海天回答自己的问题。

“行。”丁海天很痛快,“我早知道她会钓上一个好男人的,我答应你,我不会再和她有任何工作之外的来往。不过你得让她别再纠缠我。”

“你说什么?”楚铭听丁海天这意思,还是蒋红倒贴自己。他本来看丁海天一副花花公子的样子就恶心,现在他居然这样侮辱蒋红,楚铭顿时火了,他出其不意的一拳打在丁海天的小腹上,丁海天猝不及防,惨叫一声,痛的弯下腰。

“你……”丁海天做梦也不会想到楚铭竟然说打就打,他掏出手机,“我要报警抓你。”

楚铭哼了一声说:“随你。不过你想明白,如果你把事情闹大,你的名声可就传出去,到时候你怎么去管理你的手下?”

听到楚铭很清楚自己的底细,丁海天犹豫了。这时候,蒋红突然走过来,她看见这情形,立刻冲楚铭大叫起来:“你干什么?疯了吗?”

楚铭看到蒋红满脸涨红,显然真的生气了,就退了一步说:“这种人渣,总得有人教训他才是。”

“你以为你谁呀?”蒋红对楚铭越来越有气,“我真后悔认识你!”

到这时候,楚铭才发觉自己确实鲁莽了,但是事情已经做下,他已经没有退路。

蒋红见楚铭还没有认错的意思,她扭头就走。看着她离开,丁海天说:“这结果你满意了吧?”

楚铭感到进退两难,他已经想到蒋红和丁海天之间肯定另有隐情,但到底是什么,他猜不出来。幸好,丁海天给他了答案。

“既然你闹到这里,我把实情告诉你吧。”丁海天说,“当初有三个人竞争财务总监的位子,我为什么会给蒋红做,她很有能力,但论资历和经验是轮不到她的。是她主动找我的。现在你明白了吗?”

楚铭不表态,丁海天接着说:“我是一个很不负责任的男人,但在蒋红那里,我是被动的。你不清楚内情就来捣乱,她能不生气吗?”

楚铭彻底被打败了。他不情愿地向丁海天道歉:“对不起,刚才我太鲁莽了。”

“算了。”丁海天说,“看来你很在乎她,我就不追究了。可是我必须告诉你,蒋红决不适合你。”

楚铭看着他,等他说出原因。

“你一定不知道吧?蒋红的年薪是三百万美金,在这座大厦里,除了我一个人她指使不动,其余一千多人都得看她的脸色行事。你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另外,她的心机很深,你玩不过她的。”

楚铭心里一紧,虽然他有想和蒋红谈一场恋爱的冲动,虽然希望不大,但是丁海天这番话正击中他的要害。的确,他和蒋红的差别太大,她是一个职场成功女性,而自己只是一个小小洗车行的老板,两人的生活轨迹根本不在同一条线上。至于心机,因为他和蒋红还不是很熟,自己不太清楚。

“我要去上班了。”丁海天说,“你的事情自己处理吧。”

楚铭点点头,他呆呆站在那里,最后还是无奈地走开。

尾声

当天下午,楚铭独自走在河边。忽然他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蒋红打过来的。楚铭按下接听键,他准备再一次接受蒋红的质责,没想到蒋红说:“谢谢你。”

“谢谢我?”楚铭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不会在讽刺我吧?”

“怎么会?”蒋红说,“今天中午,丁海天找我谈话,他告诉我,可以终止我和他之间的暧昧关系。如果不是你,我不知道还得多长时间能和他断了。”

“嗯。”楚铭真心为她高兴,“有这样的结果,那是最好的。”

“我们……蒋红说,“我们还是不要再联系吧。我感觉我们不太合适,你说呢?”

“行。我尊重你的选择。”楚铭感到有些不舍,但还是听从她的建议。

蒋红说了声再见就挂断电话。楚铭依旧往前走着,忽然,一个可怕的念头涌上来。不对,蒋红和自己这段交往有点问题,她从来没有喜欢过自己,而她和自己的那一次,也绝不是爱,她能够为了升职去出卖自己,为什么不能再次利用自己去解决和丁海天之间的麻烦?

一定是这样!楚铭再也想不出来这件事情有另外的解释。如果真是这样,蒋红的心机可谓太深了。可是,作为一个女人,整天这样生活,那该有多累?看来,我们真的是两个世界的人。

楚铭长长叹了一口气。这时,一阵风起,树叶纷落如雨,楚铭想起来,现在已经是深秋时节。然而,自己和蒋红的这段交往,究竟算什么?他今天想不通,也许永远也想不通。


武侠江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