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钟情

夕阳西下,晚霞橙红。一阵轻风掠过,满树的桃花纷落如雨。初雪坐在一棵桃树下,她沉浸在自己十六岁花季的绮梦中,对眼前的良辰美景丝毫不感兴趣。

在今年年初,初雪就对自己的终身大事犯愁。按照她爹娘的愿望,想把自己许配给大师兄韦金成,可初雪并不情愿。韦金成是初雪的父亲姚天义捡回来的孤儿,他从小和初雪一起长大,对师父师母敬若神明,对这个娇俏可爱的小师妹早就情根深种,心里不知多少次祈愿能和她缔结良缘。然而在初雪心里,这个大师兄固然是个好人,但她只是喜欢他,并不爱他。

一直以来,她都希望能遇上一个让她爱到天荒地老的热血少年,然后进行一场心魂俱醉的恋爱。也许是她的痴心感动了上天,她终于邂逅了她的梦中情郎。

夜幕就要降下,初雪仍在桃林里发呆,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惊动了她,使她从梦境中抬起头。这一抬头,改变了她的一生。迎面走过来的,是一个身材削瘦,面目清秀的少年,他的腰间挎了一把剑。初雪见到他稍显冷漠的眼神,她的心禁不住加速跳动了一下,脸蛋也莫名地红了起来。

这个既帅气又有点酷的少年,不正是初雪在梦里多少次见到的情郎形象?这少年看见桃树下坐着一个漂亮的红衫少女,他略一迟疑,径直走到她面前。初雪站了起来,两人的眼神一经碰触,初雪的脸蛋更红了,这少年的脸也有些红了。仿佛他比初雪更加害羞。两个人都愣着,这少年眼看初雪是不会先开口的,就问:“请问小姐,这里是铁剑堂的地盘吗?我想拜见姚师叔。”

“你找我爹?”初雪在惊讶中透着几分惊喜。原来他是我爹的师侄。那么,我们岂不是一家人……

这少年看上去也是又惊又喜,他拱手说:“还请师妹带路。”初雪点点头,带他去见姚天义。路上两人都感觉不好意思,一句话也没说。进了铁剑堂大厅,初雪带少年见到姚天义。一见面,少年就拜倒,恭恭敬敬地说:“姚师叔好,弟子冷锋,奉师父之命,前来供师叔差谴。”

“快起来。”姚天义扶起冷锋,两人寒喧几句,姚天义让女儿把韦金成叫来。不多一会儿,韦金成进来,姚天义把两个年轻人带到侧门小厅。他先将冷锋介绍给韦金成,然后语气沉重地说:“我请冷师侄来,是因为铁剑堂不日之后,可能有一场大难,我一人无力抵挡,这才修书请我师兄帮忙。”

冷锋的年纪比韦金成还小一点,但言谈举止之间,仿佛比韦金成还要成熟老练,这让姚天义尤为赞赏。冷锋说:“临来时,师父吩咐过弟子,一定尽全力帮师叔度此难关。有什么需要弟子去做的,请师叔尽管吩咐。只要我们大家齐心协力,没有什么难关过不去的。”

姚天义很喜欢冷锋的这种热血豪情的态度,随即他严肃地说:“你俩都听说过风雷堡和百花城吧?”

风雷堡和百花城是雪域天都境内最大的两个帮派,只要行走江湖的人无不知晓。两人听姚天义提及他们,心里都是一紧。因为他俩都知道,不论铁剑堂和这两大帮派中任何一个扯上关系,都是麻烦之极。

“出来混江湖的,有些时候,你宁可挨一刀,也不要欠别人的人情。”姚天义的语气益发凝重,韦金成和冷锋静心聆听。

“你挨一刀,运气好的话,不至于送命,过个十天半个月,伤口就会愈合。可是你一旦欠了别人的人情,你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该还多少。”顿了一顿,姚天义接着说,“二十年前,我像你俩这样年轻时,欠下一个天大的人情。现在,该是我偿还的时候。我实在没有能力去还,只好想别的方法。”

姚天义缓缓叙说,两个小辈默默听着。他俩都知道此刻发表任何意见都是欠妥的。姚天义接着说:“二十年前,铁剑堂刚刚成立,在江湖上一点名气也没有。当时我就想,如果创立之日有个大人物来捧场,铁剑堂必然能很快声名远扬。于是我就备了一份厚礼,托朋友请来风雷堡的一个副堡主来为我撑场面。就当时看来,我这个举措还是很是很好的,它让铁剑堂声名鹊起,谁知道,我的这个举措,无疑是向江湖同道明示,我是风雷堡的人。自那以后,每一年风雷堡都派人来送礼问候,这都是表面的,他们的意图很明显,这是向江湖同道告知,铁剑堂是风雷堡的一个随从,不论有什么事情,铁剑堂都是和风雷堡站在一起的。”

姚天义叹了口气:“这十几年来,风雷堡和百花城都在明争暗斗,都想成为雪域天都第一门派。这些年他们争端不断,却也没有什么大的动静。可是一个月前,有传言说,这两大门派要进行一场生死决斗。这样一来,风雷堡肯定派人来拉我为他们助拳,而我因为当年欠下的人情,又不能不答应。可你们知道吗?铁剑堂区区几百人的小帮派,一旦投入数万人的决杀阵中,那还不瞬间就遭遇灭顶之灾?但我又不能直接拒绝风雷堡,那样做同样会使我们陷入绝境。现在,我叫你俩来,是听听我这个计策怎样。我也只能想出这么一个计策了,如果你们能想到更好的,那就最好。”

姚天义说完,三个人都沉默下来。过了一阵子,冷锋开口说:“师叔,我的阅历远不如您和韦师兄,想计策什么,我实在无能为力,但我会听从师叔和韦师兄的建议,不论有什么凶险,我都会协助你们,保全铁剑堂。”

姚天义点头说:“我叫你过来,其实是要你和你师妹,也就是我的女儿初雪,你们俩共同修炼铁剑堂镇堂之秘——铁血龙凤剑诀,金成虽然是大师兄,但他学剑的悟性差一些,不能达到最高境界而我门下再无第二个人有此心智。我这才请师兄帮忙,让他推举一个奇才。只要你们练成这剑诀,就足以抵抗天下第一流高手,这也是我的最后一步险棋。万一风雷堡对我不利,我也只有用这套剑诀与他们抗衡。”

冷锋点点头,虽然他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姚天义还是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他胸中有股跃跃欲试的冲动。

早在两年前,初雪和韦金成已经练过一次铁血龙凤剑诀,最后失败了。因为韦金成生性稍微驽钝,掌握不了剑诀中的神妙含义。无奈之下,姚天义只得令两人停止修炼。这件事情就搁在那儿,直到冷锋的到来。

冷锋进入铁剑堂第二天,姚天义就把剑诀秘籍拿给他。接过秘籍,冷锋把自己锁进一间小屋,整整研读了三天,已经把秘籍记载的要诀弄通。下一步,就是进入实质性的练剑阶段。姚天义对冷锋的心智和悟性又惊又喜,他立刻把铁剑堂的一对铁血龙凤剑拿出来,分别交付冷锋和初雪。初雪已经见过此剑,倒不怎么惊喜,冷锋一看见这柄长约两尺半,通体闪着幽冷寒芒的宝剑,他的眼睛里似乎也闪出两道光芒。冷锋接过宝剑,想姚天义行礼道:“师叔放心,弟子不会辜负您的期望,尽全力也要将这剑诀练成。”

姚天义点头道:“我相信你有这个实力。”顿了一顿,他吩咐两人:“初雪,你到冷锋去孤星岩练剑吧。你也要用心练。你知道的,这套剑诀必须两人心意相通,相互扶持才能达到巅峰效果,你可不能耍小孩子脾气。”

初雪吐了吐舌头,说:“爹,你放心好了,女儿知道这中间的厉害。不过我已经练过一次,这回应该是冷师兄多下苦心才是。”

姚天义哼了一声说:“你冷师兄的悟性搞过你不止一倍,我担心的是你。别废话了,快去练剑吧。你俩早一天练成,我心里的大石头才能放下来。”

两人领命而去。站在一旁的韦金成看着两人的背影,脸色有些不愉。姚天义看在眼里,他轻叹一声,拍了拍韦金成的肩头,摇摇头说:“金成,别想太多了,人生不如意的事情虽然十有八九,但在情感上,还是扑朔迷离的多。别灰心,我看好你。”

韦金成愣了一下,他还没能明白师父这番话的含义,姚天义己经走开,韦金成一头雾水地愣在那里。直到日后,他才真正懂得师父这番话的含义。在那之前,他日夜为师妹和冷锋在一起而郁闷,自己又不能做什么,那也太为难他了。

对于冷锋和初雪来说,修练剑诀并不是太难的事情,因为他俩都是绝顶聪明之人。难的是怎样处理好两人的关系,这才是让初雪头痛的地方。

在初雪心里,真的对冷锋一见钟情,并且以她的直觉,强烈感觉到冷锋对她也抱有相当的好感,可是冷锋从来不将这份好感外露。等到开始练剑,他更是将全身心的精力放在练剑上,对自己就视若无物,这使的初雪大为不满。她多么希望冷锋在练剑的间隙能够小小的关爱自己一下,哪怕是一个眼神也行。可是,她的愿望一再落空。几天下来,初雪心里越来越不满,最终,酿出了事端。

这天早饭过后,两人又来到摘星岩。这片高岗方圆三十几丈,上面光滑平坦。山岩的左侧是一个深潭,潭水清澈,约有几丈深浅,初雪小的时候,姚天义从不让她在深潭附近玩耍,以免掉进去。

一上来,冷锋就要开始练剑,初雪满脸不愉。她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来。娇嗔地说:“这么好的日出,为什么不好好欣赏一下呢?你就这么着急练剑啊?”

冷锋楞了一下,随即走上前伸手拉起初雪:“师妹,两大门派的决斗在即,如果不抓紧练习,到时候就遭了。”

初雪的手被冷锋拉住,她心下一阵狂跳,这傻小子这么胆大,难道……他一直都明白我的心意?

这时候,冷锋放开她的手,又催了一遍,初雪撅起嘴,恨恨地站起来,和冷锋练习。

本来初雪的心里就不痛快,不多一会儿,她脚步一个踩错,身子一趔趄,差一点摔倒。而这时,冷锋收不住剑势,长剑差一点就伤到她的肩头。

初雪大怒,她随手一扬,竟把长剑扔下山崖!事出仓促,冷锋又楞了一下,等他回过神来,长剑已经堕崖而去,掉进深潭。

冷锋看了初雪一眼,她满脸怒气,冷锋不知道她为什么发怒,他走到崖边,向下一看,隐约看到一片幽冷的潭水。冷锋深深吸了一口气,双足一用力,身体跃起,竟然跳下悬崖!

初雪一见,立时花容失色,她做梦也不会想到,冷锋为了一把剑,竟然不顾自己的生死。她冲到崖边,只看见一大片水花,冷锋已经不见踪影。

初雪心下又惊又急,她在崖边走来走去,已经没有了分寸。再等一会儿,水面上仍然没有动静,初雪心里更加害怕,她正要回去找人帮忙,却见冷锋手里握着她的剑,从水里爬出来。

初雪的心,这才稍稍放下。再等半个时辰,冷锋才从悬崖一侧较为平缓的地方攀上来。

看着浑身湿淋淋的冷锋,初雪忍不住泪水滚滚而下。她责怪:“你……怎么这么傻?不就是一把剑吗?它比你的命还重要?”

冷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温声说:“师妹,我懂你的心意,可是,外面的危险不解除,外面这里每个人都难保平安的。”

冷锋把剑还给初雪,初雪接过来轻声说:“你……”冷锋笑了笑:“我先回去换件衣服,我们再接着练。”

初雪不情不愿地点头说:“好吧。你快点,别着凉了。”冷锋应了一声,他刚走出几步,就看见韦金成上来。他满脸兴奋,看到冷锋浑身湿淋淋的,不禁大为吃惊。

“你……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不小心掉下去了。”冷锋轻描淡写地说,随即问,“韦师兄,莫不是有好消息带来?”

“是啊。”韦金成大声说,“你们不用练剑了,两大门派已经决斗,风雷堡已然惨败,我们铁剑堂不再有威胁了。”

冷锋和初雪听到这个消息,也都惊喜万分。初雪笑嘻嘻地把剑塞给冷锋手里:“我再也不想看见他了,你自己都拿去吧。”

冷锋唇边也绽放一丝笑意,将两把剑收好,三人一同下去。

在得到风雷堡惨败的消息后,铁剑堂上下都欢呼雀跃,特别是初雪,她认为冷锋再也没有借口不跟自己好了吧?

可是接连三天,冷锋仍然一个人带着两柄剑,登上摘星岩,一个用两柄剑,一练就是一整天。知道太阳下山,他才回来。

第四天傍晚,初雪决定跟冷锋表白,这么一直拖着,快要把自己逼疯了。

初雪在冷锋住处外等了半个时辰后,并没有等到冷锋,反而等来风雷堡残余力量的攻击。

原来,风雷堡虽然惨败,但他们仅存的少许部众,也要报复铁剑堂的食言。于是,当年来参加铁剑堂成立的副堡主方程,带了五十多个武士,趁着夜色,偷袭铁剑堂,意欲将之全歼。

初雪听到远处喊杀声大作,心知不妙。这时候,韦金成跑了过来,他急匆匆地说:“师妹,风雷堡来偷袭我们,你赶紧找地方躲一下,我去迎敌。”

韦金成走后,初雪愣住了,她该怎么办呢?冷锋不在这儿,自己孤身一人,怎样与凶悍的敌人对抗?

正当她六神无主时候,冷锋从远处奔来,两只手里各执一柄宝剑。跑到近前,他把一柄剑递给初雪:“师妹,大敌当前,我们去联剑抗敌吧。”

初雪接过剑,没有说话,只是跟着冷锋向喊杀声之处奔去。刚才,初雪从冷锋炽烈的眼神里看出,他对于即将到来的杀敌有多么兴奋。这种狂热的感情,他从来没有对自己表露过,难道他……出来没有喜欢过自己吗?

初雪怀着复杂的心情,与冷锋联剑杀敌。由于前些日子的练习,两人的剑式珠联璧合,无往不利,顷刻之间,就有十余名敌人被斩杀。

方程在与姚天义恶战,他一瞥眼间,见敌方出现两大高手,立刻令两个得意手下去应对。

这两人身高马大,手里各拿着一根狼牙棒。两人迎上冷锋与初雪。这一次,初雪心里先怯了,狼牙棒舞动时呼呼的风声,已经把初雪的斗志震垮。几个回合下来,初雪的宝剑被狼牙棒一碰,她顿感手臂剧震,宝剑立即脱手飞去。

冷锋一看,他没有解救初雪的困境,竟然飞身去抢那把宝剑!一时间,初雪的心碎成千百片。到这时,她才彻底明白,在冷锋心里,自己远远不如那柄宝剑!她已然忘记自己身在战场,两大敌手都向她攻去。

在这危急时刻,韦金成冲了过来,他舍命力抗两根狼牙棒。在他重伤吐血时,冷锋已经抢到宝剑,返回战场,他将宝剑递给初雪。初雪眼含泪水,摇摇头。她无意再战。冷锋仿佛没有觉出初雪的心情,还以为她被敌人吓傻了。就一人分使两剑,向敌人进攻。

两个敌人不禁骇然,这小子手执双剑,攻势竟然比两人合作更加凌厉。两人连连倒退,还是没能脱离厄运,最后都丧命于冷锋剑下。

杀掉两人,冷锋又向方程攻去。这时候,方程已经把姚天义压在下风,冷锋的加入,局势立转,不几个回合,方程就被冷锋一剑穿心而死。

首领被毙,群龙无首,剩下的十几个敌人发一声喊,四下逃窜。血战终于结束,众人兴高采烈,连重伤在身的韦金成也喜上眉梢,唯有初雪一个人像根木桩一样站在那里。

冷锋对姚天义说:“师叔,大战结束,我的使命也完成,请师叔允许弟子把这两柄剑带走。”

姚天义点头答应:“铁剑堂上下,莫不感激你的大恩。”冷锋也点点头,收拾好双剑,扭身离开,连看也不看初雪一眼。

初雪不仅心痛如裂,她跨上一步,想要追问冷锋到底爱过自己没有。姚天义一把拉住女儿,叹了口气,朝她摇摇头。

初雪珠泪盈盈,她回想起从认识冷锋的那一天到现在,他只是一味练剑。原来,他从来没有在意过自己,他真正爱上的,确然是那两柄无生无知的宝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夕阳西下,晚霞橙红。一阵轻风掠过,满树的桃花纷落如雨。 初雪坐在一棵桃树下,她沉浸在自己十六岁花季的绮梦中,对眼前...
    暴雨骄阳阅读 62评论 4赞 1
  • #白马声慢,我自手书# 从一开始的初次相见,到现在的相爱。我没有给你过轰轰烈烈的爱,但我能平平淡...
    代声色阅读 105评论 0赞 3
  • 淘宝客服工作流程由六大部分组成:售前、打单、发货、查单、售后及投诉,每一部分都很重要,要想做好这六大部分,不仅对...
    不二院长阅读 3,815评论 0赞 2
  • 《奇异博士》观后感 从台词和剧情中引发的感受 1. “我找到了我的导师 我的灵魂也得到了洗涤 借助灵魂更好的治愈身...
    袁海宁阅读 97评论 0赞 0
  • 我觉得应该写点什么,对过去的这一年做个总结,所谓一寸相思一寸忧,寸寸相思华颜愁,不写点什么实在有负过去这多姿多采的...
    宁迦叶阅读 57评论 0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