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天大圣一,二,三期完结篇

第一期

我第一次遇见大圣的时候,他正在去和天兵天将决战的路上。

那时他意气风发,桀骜张扬,从妖怪的嘴里救下了我,在送我回家的云上,他手舞足蹈,滔滔不绝,谈笑间便把那些挡路的天兵天将打的落花流水,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我那时候就梦想,要是自己也有一身神通多好,可以和大圣并肩作战,快意恩仇。

他和我说家乡的花果山水帘洞有多么漂亮,还说有一只年迈的老猴子有多么爱喝酒。最后送我到家的时候,他扬头嘿嘿一笑,说,以后遇到坏人的时候不要怕,报我的名号,花果山水帘洞齐天大圣孙悟空,没有妖怪敢欺负你的。

我说好。

我深知,如齐天大圣那般的神仙人物,眨眼即是千年,以后恐怕再无相见的机会。但是,我还是每天绣那云上猴子模样,日夜回想那天在山中将要被妖怪吃掉的时候,天边有一只猴子头戴紫金冠身披黄金甲,手中一根如意金箍棒,戾气直冲九天十地,雷电霹雳环绕其身,从云上一跃而下,身后血色披风如蛟龙飞舞猎猎作响,口中大喝“花果山水帘洞齐天大圣在此”,声震九天,一棒打死了称霸一方的巨妖,救下了小小的我。

如此数十年岁月眨眼即过,我也再未得知一丝有关于大圣的消息。

值得吗?

我一直以来都在问自己这个问题。

值得。我站在我自己的墓前,轻声对着残破的墓碑说。

我是白骨精,在我死后两百年,我第一次恢复意识。来往的土地告诉我,是我执念太深,肉身腐朽入土,执念刻画入骨,最后留下了这根惨白的肋骨百年不腐,造就于我。我点点头,沉默看着自己体内的唯一一根肋骨,心下凄然。

自当年我被那妖怪的利爪命中之后,体内永远留下了一根损坏的肋骨。

所以你看呀,我还是忘不掉你。

听土地说,前些日子,孙悟空反了天庭,拎着金箍棒在天宫大杀四方,一身武力威慑住八方诸神,从三十三重天一路杀到一重天,打穿了整个天庭,又从天上战到地下,从地下战到九幽,直战的日月无光。铺天盖地的天兵天将拿他不得,托塔天王、小圣真君也拿他不得,最后还是世尊如来佛出马,才用佛家六字真言将其压在了五指山下。

我忍不住畅想那猴子大闹天宫时的桀骜模样,定比当年救我时还要威风百倍,心下欢喜。这么多年过去了,凡人都有了了几番轮回,他却还是意气不减当年呢。终于,这一次我可以和他并肩作战,有资格和他说上一句,我愿随大圣一战。

于是我拜谢了土地,离开这片我生活了一辈子的小镇,驾风而去。

我去的地方自然是五指山。

曾经我凡人之躯,难以跨山渡海,更妄论上天入地。而如今我身怀浅薄法力,自然要去找那个挂念一生的英雄。于是一路上日月更替,披风带雨,山川河流如云彩一般从我身边掠过,最后我站在五指山一百里外,难以再近一步。

我唤来土地问其缘由,和蔼的老爷子摇摇头,对我说,此地有如来划下禁制,五百年间妖魔仙神,孤魂野鬼皆不可近。

我点点头,从此占山为王,那座山贫瘠荒芜,我唤作桎圣山,此地桎梏大圣五百年,我便桎梏自己五百年。

此后我日夜于洞府之中修炼法力,只盼望那桀骜的猴子破山而出,再临天庭之时,身侧有我,可助他一臂之力。

闲时便捡起生前绣花针,百年一梦,从那朵白云开始绣起。

光阴似箭,我深觉时光飞逝真谛的时候还是生前。那时我坐在白墙黑瓦的老院子里,院子外来往的过客行急匆匆,院子里一颗百年大树如那铁棒立成永恒。青色的天空下有细雨划过,我一针一针地绣呀,身边绿草红花纷纷怒放又枯萎,砖瓦的颜色渐渐变得深沉,大雨小雪不断地交替,终于我绣累了,定睛一看,手上已经满布皱纹。

而今亦是如此,白骨洞府的字样被雨淋得有些模糊,桎圣山上不知何时拔起了好多大树。这几百年来我潜心修炼,已经成为妖界法力数一数二的大妖,方圆数百里众妖皆以我为尊,尊称我一声白骨娘娘。但和其他妖精不同,我并未伤过一人性命。

这天天晴日丽,春风正好,我抚摸着怀中的兔子,还未说话,那雪白的兔子动了动四瓣小红嘴,说:五百年了,娘娘。

我轻声说,好,我们去接大圣。

话音刚落,法力所幻兔子化为一根晶莹的肋骨。

只是,我并未接到大圣。

我曾以为他破山之日,便是复仇之时,他会再度头戴紫金冠,身披黄金甲,一袭鲜红披风下倒拎着那金灿灿的金箍棒,冲天而去,而我修炼五百寒暑,终于可以悄悄地站在他身旁,对他轻轻说一句:

桎圣山白骨娘娘,愿随大圣一战。

然而我走出洞府的时候,看见的却是端坐莲台的观音。她玉手结印,对我说:孙悟空重任在身,你若相认,不仅正果难成,更会让他再次万劫不复,你若执意如此,我也只好使你身死道消。

观音顿了顿,又说,不过,如今我相传你更玄妙变幻之法,你只需一路上听闻天庭命令,待功成之日,还可拜入天庭,位列仙班,你愿是不愿。

我犹豫了一下,问,他有什么任务?

“西天取经,证道成佛。”

我想了想,低头答一“愿”字。

于是五百年后的今天,我拂去了山上白骨洞府的四个大字,散去周边纠集的小妖,往西而去。我不知道以后将会与当年的猴子发生怎样的故事,但是,只要能帮到他,我无悔。

终于到了那一天,他们来到了我奉命守的山头,望着他们来的方向,悲喜交加。喜的是,几百年了,我终于可以再见到大圣了。悲的是,我要和他刀兵相见,真是造化弄人。

去的时候,我按着要求,变作了一个妙龄女子。篮间藏有蛇蝎毒药所化的吃食,奉命加害唐僧,其中还藏有一张绣好大圣模样的锦纱。

我看见了一个成熟的队伍,好色贪婪的八戒变得戒酒戒色,凶悍粗狂的沙悟净变得老实细心,随着忠心不二的孙行者一同保护善良的师父,一派正途。

结果还未离近,半空中大圣大喝一声“妖怪”,纵下云端,手持金箍棒冲我而来,一如当年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

不同的是,这一次,我是妖怪。他,也不再是齐天大圣。

铁棒重重打在我身上,篮子里所化之物烟消云散,只留下一具貌美如花的少女尸体。

我拖着重伤的身体回来,心里莫名的酸楚。我想过云端孙悟空的桀骜模样,也畅想过齐天大圣大闹天庭时的万丈豪气,心中也深知他早忘了曾救过一名女子的事情。

可我却从未想到会有一天,他会披着粗制的虎皮,戴一轮金箍,老老实实地向西方取经,任人差遣。

眼前的大圣,可还是当年的大圣,可还是敢与天一战的齐天大圣?

最后那天,还是风和日丽,春风正好。这一次,我干脆原形毕露,不去反抗,我仔细端详眼前人。我看见一个全新的大圣,他身上铅尘尽洗,不骄不躁,无欲无求,与天地融为一体。

我呆站在原地,看着那猴子举起金箍棒,欺身而来,重逾万斤的金箍棒迎头打来。我难以置信地望着我这一生中,最熟悉也是最陌生的孙悟空,他的眼神满是平静与冷漠。

果然,他不记得我了。

金箍棒在离我半尺处停下,他平静的,问我,你为何不还手。

我笑着说,孙行者,你可还记得齐天大圣?

他说,世上再无齐天大圣,只有西天取经的孙行者。

我看着他,哈哈大笑,没有齐天大圣,那我千年执念,又算什么?

索性就让他打死吧,这命,是他救的,如今,就还了他吧。

他收回金箍棒,回头离去。他说,无趣,我不杀不还手的妖。

待他走得远了,观音出现在了我面前。她还是当年模样,玉手掐印,对我说,你任务已成,今后若是再不提前尘往事,即可证道,你愿是不愿。

我沉默了一会儿,问:为什么不能提起过去的事?

观音摇摇头,说:一丝因果,亦可酿成大祸。

我这才明白,我与大圣的因果就此了断。从此他的人生中再不会有当年那个惊慌失措的凡人女子,只会记着一个心狠手辣百般阻挠的白骨娘娘。

我问观音,我手下杀人无数,血气冲天,怎能成佛?

观音颔首,说:众生皆在受苦,众生皆可成佛。

我答一愿字。

大圣终取得真经。那天的大雷音寺前,万佛聚齐,我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作为天庭的仙女,前来见证取经人证道成佛。

唐三藏神色庄重,猪八戒,沙悟净,孙悟空,小白龙,皆是不卑不亢,不悲不喜。

烟云缭绕,香火鼎盛,仙界一派和谐,人间盛世太平。

我看见五人受封成佛后,彼此相望一眼,各自端坐莲花台离去,明白这场数百年的天地棋局就此功德圆满,落下帷幕。再往前数五百多年,那场天昏地暗的大战也就此泯然消散。

后来的好多好多年,我在天庭的日子里再也感受不到岁月流逝,便时而漫步在云端,时而呆站在南天门前,有时也会想起身为凡女的短短百年,想起贵为白骨娘娘的五百年光景,可是如今我的手中再不会提起一根绣花针,也绣不出那模糊模样。

这些年,唐三藏不改初心,他毕竟是真心向佛,不忍众生受苦,成佛后一直行走世间。

猪八戒呢,被封为净坛使者,他的确六根清净了,恢复了曾经的帅气模样,有一天我见到他在广寒宫与嫦娥相遇,彼此礼貌一笑,擦肩而过,形如陌路。

沙悟净,他变成了最本分的天官,勤勤恳恳一丝不苟,不阿倪奉承,也拒绝官员送礼。我见到有人曾邀请他一起喝酒,他摇头拒绝,再也不是当年那个酒后打碎了王母琉璃盏的浪荡子。

我想孙悟空了。

在一个夜里,我偷偷下凡,跌入九霄,四洲风雨在我眼中越来越大,睁眼即是天地间的凛冽罡风,闭眼满是千年来的是非恩怨。最后我落在花果山上,身边是激流不断的瀑布,依稀可见后方水帘洞三字。

山头之上,有一只宁静祥和的猴子蹲坐在石头之上,双手搭着膝盖, 呆望着圆圆的月亮。石头下,有千余小猴或是嬉笑打闹不知疲倦,或是卧于草地鼾声不断。石头上的孙悟空忽然转过头,对身边一个毛发皆白的老猴子温柔说,来呀,喝酒呀,喝酒呀。

老猴子摇摇头,说:佛不沾酒。

孙悟空温柔的笑容渐渐凝固。

我站在他们的后方,心下悲戚,这些猴子,分明是一个个被佛度化的鬼魂。

斩执念,断因果,这场取经大戏,又何尝不是仙界与齐天大圣的一场对弈。

猴子猴孙,皆被铲除度化;结拜兄弟;陆续反目成仇。昔日兄弟牛魔王,几次找他来再谋战天,并救自己的儿子于水火之中,他却每每双手合十,口颂佛号,气的牛魔王直呼要和他老死不相往来。后来,平天大圣牛魔王只身战观音,一如当年的齐天大圣美猴王战群仙一样,结果也是何其相似,被如来收服,发配到极远处。

当年的齐天大圣美猴王,再不敢妄称齐天二字,戾气尽消,战气全无。

斗战胜佛,斗战神佛,不争斗,不好战,不曾胜,只单单成了佛。

我走到孙悟空身旁,他见是我,温声说,你是当年的白骨精,不错,没想到你一心向善,修得正果了,善哉善哉。

我点点头,幽幽说,大圣,当年所行之事,皆非小女子所愿,只是观音指使,为消你我因果。

孙悟空一愣,问:你我何时有因果缠身?

我看到天际已有霞光掠过,心知违背当年誓言,犹豫了一下,紧接着说道:大圣,你可还记得当年你大战天兵天将时,路上曾救了一个凡人女子?你可还记得你说过要做真正的齐天大圣?你可还记得当年你大闹天宫的模样?

孙悟空沉默不语。

我望着霞光迅速逼近,急急说:自那日起,我一生都在绣大圣的样子,那时你踩在一朵洁白的云上,你意气风发,你桀骜张扬,你头戴紫金冠,你身披黄金甲,我凡人在绣,我成精在绣,我绣了六百年,都是你齐天大圣孙悟空的样子,你还记得吗?你还记得吗?

孙悟空还是一贯的沉默,脸上不起一丝波澜。

终于,霞光赶到,幻化成一座金佛模样,口诵佛号,声如黄钟大吕,张手便将我收入其中,我苦苦挣脱不得,右手剖开肋下,掏出一根残破的肋骨,对他说,你看呀,其实我一直在绣呢,你也一定一直记着,对不对?

清冷的月光下,我清楚看到孙悟空的眼中倒映着我那唯一的一根肋骨,那上面有云,有金箍棒,有紫金冠,有黄金甲,有意气风发,有桀骜张扬。

我被抓着越飞越远,只好用尽了千年来最大的声音喊着:你还记得吗!你还记得吗!

此时孙悟空的眼中已经失去了那根我雕刻了无数年的肋骨,他抬起头,望向我,平静说,忘了。

好多年以前,我笃信相遇即是有缘,就像江南道上的绵绵细雨亘古不变一样,英雄与少女的故事也永远不会停歇。拎枪摘梅子,大戟采青茶,岁月就在这温柔的矛盾中缓缓逝去。

后来我才明白,那些桀骜的少年与懵懂的女孩,终有一天会不告而别,自此长天一骑,地远途生,待一天几颗青梅配一盏浓茶,回首爱恨皆歌恣意恩仇,再不见他胯下五花马,她身披千金裘。

我曾是少女,他也曾是少年。

而今,我沦为可耻的背誓者,囚禁在南天门外,任由来往仙人低声议论,孤独地静候天刑降下之日。

我从来没想过还能再见到孙悟空。

那天他端坐宝莲,寻玉帝而来,他有些唯诺,请求玉帝复生当年被一把火烧死的猴子猴孙。玉帝摇摇头,说你非我道派中人,本就无甚关联,何况我已原谅你当年犯上之错,此事休要再提。孙悟空犹豫了一下,终究再未多说,就此坐上宝莲离去。

他第二次来的时候,没有莲花台,穿着弼马温的官服,恭恭敬敬地向玉帝再次请求复生一事。这次玉帝趾高气扬,说,带罪之人哪里有在天庭任职的资格?下去吧。孙悟空咬着牙,缓缓退去。

第三次,孙悟空身无寸缕,一如当年从石中蹦出来的样子,他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妖,站在天兵天将云立的天庭中央,为猴子猴孙请命。玉帝撇了他一眼,说:滚。

从那天开始,我知道再也见不到孙悟空了。

一千年之前,那个齐天大圣孙悟空早就死了,这些年以来,我看着他从那个桀骜的猴子,变成了取经人,成了斗战胜佛,最后又成了一无所有的小妖,曾经的齐天大圣,如今已经被世间伦理,规矩教条,深深地压在了尘土之中。

天刑降下那天,天兵天将齐聚,人人面色冷漠。我笑着看着他们,这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千万年来如同一具具行尸走肉。时辰已到,玉帝走到仙人之间,挥手而下。我便闭上眼,痴笑自己苟活的一生。千年一梦,在最后的最后,我没有了那根绣花针,更不知该从何绣起。

就这样吧,我想。

蓦然间,天刑未至,人声噪杂,听起来纷乱无比,只听玉帝威严的声音沉声响起:什么人!

我睁开双眼,顺着所有人的目光望去,只见远处有一大团猩红的云彩卷来,翻江倒海,气势磅礴。离得近了,才看清是无数猴子的鬼魂,也正在此时,无数的鬼魂恭敬地散开一条路,从其中走出了一只猴子。那猴子,头戴凤翅紫金冠,身穿锁子黄金甲,脚踩藕丝步云履,身披九尺猩红披风,一根金灿灿的金箍棒横跨在两肩之上,他吊儿郎当地走到猴群之前,厌恶地睥睨众仙,“呸”了一声,紧接着,有来自千年之前的桀骜喊声响彻九天十地:齐天大圣,孙悟空!

我忍不住笑了,却不知道为什么,又哭了起来。

人群中的玉帝沉默后,问道:你此次又要来为你那猴子猴孙请命?

孙悟空仰天大笑,又拿金箍棒点了点我这边的方向说:当初斗战胜佛请过一次,弼马温请过一次,如今,俺花果山水帘洞齐天大圣孙悟空,岂有请命的道理?这次不仅要为我猴子猴孙们报仇,那个女娃子,你家爷爷也要带走!说罢,他看向我,扬头笑道,小女娃,不要怕,我不是说过呀,提我的大名齐天大圣孙悟空,我会来救你呢。

观音现身,手持玉净瓶,喝到,斗战胜佛孙悟空,胆敢放肆!

他散漫地晃了晃脑袋,活动了下身子,金箍棒斜指观音,说,哪里有什么斗战神佛?齐天大圣倒是有一个,不知姐姐你要不要呀?

我是白骨精。我生前的时候,从一朵云开始绣起,那时我有血有肉,一针一针绣在锦纱上,绣在心上。后来我成了精,还是从一朵云开始绣起,一针一针绣在锦纱上,绣在肋骨上。我永远永远地盼望有一天,还会再见到那摆弄着凤翅的桀骜猴子,这一盼呀,可就是一千余年。大漠森林在变,沧海桑田也在变,我变成凡人女子,变成白骨娘娘,变成了无数荒唐的模样,却从未改变最初的盼望。这一天,我一千三百二十七岁,我终于见到了。

我见到猩红的云海翻腾,撞在披甲的银海之前。

叫嚣怒骂,痛苦哀嚎,夹杂在嘈杂的厮杀声中。

我见到金色的铁棒挥舞,打在洁白的天庭之上,惊恐畏惧,不甘绝望,显现在暴戾的大圣眼中。

我见到星河璀璨,光芒四射,杀机溢满天庭。

我见到血溅银河,尸横遍野,因果逝于三界。

我终于见到了当年土地所说的大圣的模样,果然比我想象的还要威风百倍。

我还见到战场之上,一个英俊的天官变作了丑陋狰狞的猪头,手中握着迸发寒光的钉耙;一个木讷的天官变作了可憎可怖的和尚,项间挂着九个惨白头骨。

我还见到南天门下,凡间有个面露忧色的和尚双手合十,闭目唱经。

天边无穷远处,一头巨牛法相天地,倒提一把斧头疾驰而来。

无声无息,一条白龙出现在我身旁,打碎了我身上的枷锁。

我走过金戈铁马,走过残肢血海,走过了爱恨因果,走过了岁月长河,我走到大圣身前,悄悄站在了他的身旁,好像一千年前的一座山下,曾有一个小女孩儿带着满眼崇拜与爱慕的眼神,紧紧靠在了一只猴子的身旁。

浴血的大圣战退观音,转过头,咧嘴一笑,问,小女娃,你干什么来了?

我看向他明亮的眼睛,看向他眼睛里倒映出来的汹涌的天兵,以及天边的逼近的佛光,心下忍不住的窃笑,一千多年了,我可不是那个惊慌失措的小女孩儿啦。我驭出那根温养了千年的肋骨,心满意足,一如当年盼得孙悟空挣脱五指山时的欣喜:我终于站在了他的身边,轻声说,

桎圣山白骨娘娘,愿随大圣一战。

第二期

致敬今何在《悟空传》

妖界有一种妖狐天赋异禀,生有九尾,一条尾巴就是一条命,称九尾天狐。敢称天狐,种族实力自然强大,修至大成,可获得天赋神术,明悟大道,可有与大罗金仙一战的实力,在妖界更是几乎无敌。

我就是一条九尾天狐,名叫小白。

之所以叫小白,是因为我通身雪白,他为我取的。

他是妖王,我一生在追逐的偶像。

千年前,他还被压在五指山的时候,我灵智初开,才通人语,还未寻得修炼幻化之道,就每日跑到他身边听他发牢骚。

五指山被世尊如来划下禁制,神魔皆不可近,但是凡人和我这等化不得人形毫无杀伤力的小妖不受限制。

他说,等我出的这山,定要这天还我一个公道。

他说,等我出的这山,我还要再杀上九重天,杀个痛快。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我要这地,再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漫天诸佛,都烟消云散!咳咳,背上的山怎么又重了几分。。。

他说,等他出来了,要带我去花果山看看,那里风景秀丽,有好多猴子,有只老猴子特别爱喝酒。

他说,以后到了妖界,提我的大名,齐天大圣孙悟空,没人敢欺负你。

他说,如果有人敢嘲笑我是弼马温,你就帮我教训他。不不,你不需要知道弼马温是什么东西,你再问这个我和你急。

他说,你这身雪白的毛真好看,仅次于我这身金色的猴毛。你有名字吗?没的话我给你取一个吧。就叫小白吧。

他说,小白,你这身白皮毛真好看,在凡人那里可是抢手货,要躲得那些猎户,不然你被宰了我连一个发牢骚的对象都没了。

。。。。。

后来,我也再近不得五指山。附近有一个妖界大能,唤作白骨娘娘,一身法力通天,我跟了她学习法力。她告诉我,百年后,大圣将会从五指山下解脱,再临诸天,问我可愿随她一同助战。

我说,愿。

百年后,大圣果然出山,然而,他没有如他所说的,再临天下,而是乖乖的做了取经人。

我有一种错觉,他并没有逃得五指山,而是被压在了更大的五指山下,被压在了这凡尘俗世,被压在了众人的枷锁之下,不得翻身。

后来,族人被追杀,我掩护族人逃命,只身战群敌,重伤不敌,眼看着要葬身于此,危急关头,我想起了他的那句话,我喊道,,你们杀了我,妖王齐天大圣会为我报仇的!

“你是说那个弼马温吗?他现在自己都顾不了,那还顾得上你!”

话还没说完,一条铁棍划破混沌虚空而来,将此妖活活钉死。

一个身影落在我身旁。

其余妖精见到吓的魂飞魄散,磕头如捣蒜,皆被大圣一棍打死。

我问他,你怎么知道我有难

他说,当初看你单纯弱小,怕你那天死了没人说话怪无聊的,就悄悄在你脖子后面按了一个救命毫毛,关键时候可救你一命,刚才在取经路上突然感应到你有危险,一个跟头就过来了

说罢,他翻身跃上筋斗云,她拉住他衣角,问,可否随你同去。

他说,你去作甚?

我说,听你发牢骚啊。

他说,好。

于是,我跳上了他的筋斗云。

就这样,我暗中一路陪着他,夜深人静他常常独自一个人发牢骚,猪八戒还以为他是痴了。只有他知道,我隐了身形,他说的一切,我都听得见。

大战红孩儿的时候,他身受重伤,我趁四下无人,显出身形,跑到他身边,心疼的抚摸着他的伤口,小心翼翼的把我从别处盗来的灵药敷到伤口上。为这药,我丢掉了一条尾巴。

我一边敷药,一边抹眼泪。抬头发现他看我看的怔了,我脸一红,问他,你看什么。

他别过头,说,想我老孙天地所生,无父无母,无亲无故,一生征战,生死几回,重伤无数,从未有一人为我掉眼泪。如今,你个和我无甚亲情的小妖为了我掉眼泪,此等恩情,我如何得报!

我说,哈哈,大圣,你不是这样伤感的人。

他说,是啊,我是一只猴子。

后来,他大战大鹏,竟然力有不敌,生死关头,我现身上去,替他挨了一刀,身体被洞穿,他抱着我,为我疗伤,无奈伤势太重,我说,放弃吧,我有九命。

于是,我又丢掉了一条尾巴。

他说,小白,你回花果山吧。替我照顾那些猴子猴孙。等我回去。

我说,好。

当我到花果山,眼前并非如他所说的那样美好,猴子猴孙所剩无几,剩的也是苟延残喘,一副破败景象。我四下询问,原来当初大圣被压之后,玉帝一声令下,一把火烧了花果山,猴子猴孙烧死大半,又被凡人神仙屠死大半,故所剩无几,花果山又被其他妖怪占领,这里几乎没有了猴子猴孙的容身之地。

我不忍让高兴取经回来的大圣看到如此惨景,于是到地府,用六条尾巴换了猴子猴孙的性命,我只剩下一条尾巴了,我想,没关系的,等大圣回来罩着我,一条尾巴也无妨。

此后我撵走占领此地的妖怪,坐镇于此守护大圣的基业。细心经营起花果山,操练猴子猴孙,没多少年光景,花果山又是一片生意盎然,大概,和他去时差不多吧

我这样想。

到时候,我一定要告诉他,你的基业是我保住的,你可一定要报答我

终于,我等到了大圣回来。可是,我见到的,是一个无悲无喜的斗战胜佛。他看到我,只是双手合十,淡淡的说,谢谢。然后手一挥,我手里多了一枚金丹,他说,你曾有恩于我,我赐你仙丹一颗,可助你修炼得道,脱得妖胎,早日证得混元道果,位列仙班。你我因果已了,我现在是斗战圣佛,你莫要在此耽误,快快寻个去处修炼去吧。

一句话,让我藏在心里的话一句也说不上来。

我整日往花果山跑,围在他身边,给他讲外面发生的事情。

我每次去他都在打坐,完全不像当年那个坐不住的猴子,更不会再没完没了的发牢骚。

我每次去都围在他身边,喋喋不休的讲今天玉帝的哪个女儿又思凡下界 啦,昨天哪个神仙的坐骑又跑下来为祸一方啦。大前天我又为民除害杀掉一个妖怪了,

一如当年五指山下他对我发牢骚。

终于,我阴沟里翻了船,不小心干掉了一个菩萨的坐骑,如来震怒,命斗战胜佛前去降妖。

我那天正带领一众妖精布阵迎敌,突然一众小妖嚷嚷着过来禀报,言语间尽是高兴,说,大王,是大圣来了。

我闻言,甚是欢喜,丢下武器跑到前面,看到的却是杀气腾腾的斗战胜佛一棒打来。

我怔住了。

他终于是手下留情,没有杀我,说,念你本心不坏,我暂前放你一条生路,自此莫要再生事端。

果然,佛都是这样,了却因果,便断了一切,再无一丝牵绊。

可是,因果是能了却的么?

我看着快要断掉的最后一条尾巴,心里突然明白,齐天大圣从来没有回来过,他当年就已经被五指山压死了 。

我也明白了当年看守五指山的佛陀的一句话,六字真言并不是压孙悟空的身,而是压他的心,让他无心去争,无心去斗,再没有勇气去尝试哪怕一次。五指山是压不住他的。当他放弃挣扎认为自己逃不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于是,我绝望了,亲手砍断了自己的最后一条尾巴。

他终于可以安静的打坐了,我再不会去打扰他。可是,他发现,我没来,反而自己无法安心打坐了。

“有心魔了。”他自言自语。

终于,那只爱喝酒的老猴子忍不住问他,“那白狐仙子,好一阵子没来了吧。”

“是啊,可能是恨我了把。”

“不会是被你打死了吧”

“不会,我没有杀他,即使她没挺住,死了,也不还有八条命的吗?”

“万一这是她最后一条命呢?”

“不可能吧?”

他心里也没底,说的没底气,终于,他决定看一看,然而,寻遍三界,寻不到她的一点踪迹。

他回到花果山,算了算,说,“她还有好几条命呢,不打紧”

“可是,他光救我们就花掉了六条命啊。”

喝醉的老猴子终是不小心说漏了嘴。

那天,大圣把地府闹了个天翻地覆,当找到我的名字并且已经被划掉了的时候,他沉默半晌,一声不吭的拿出金箍棒杀到凌霄,揪起玉帝的脖子讨说法。大圣已经今非昔比,况且玉帝理亏,于是同意让我还阳。

可是,我也只有一条命了。

之后,大圣像生怕我出去就死掉一样,不让我轻易出花果山一步。太好笑了,我虽然丢掉了八条尾巴,可是境界还在,已经接近大成,如今,地下妖怪能伤到我的已经没有几个,大圣从来没有这么可爱

于是,又恢复了以前,他认真的打坐,我在他旁边叽叽喳喳

他有时候会睁开眼回复我,我有时候不说话了,他还会好奇的偷看我在干什么

直到那一天,一切都变了---

那天,他为救白骨娘娘,从一重天一路杀到三十三重天,打穿了整个天庭。连观世音都被打退了。直到如来出手,漫天佛光汇聚成一幅佛家卍字,泰山压顶而来,危机关头,白骨娘娘飞身挡在大圣身前,施展出她以尸证道的绝学---尸解大法,又叫做斩我明道决,斩己身,明大道,可感悟大道,短时间内成为无敌的存在,为大圣当下了致命一击。

而代价是,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那一刻,大圣狂了。这是他人生的第二次狂化,这一次,单单一个如来已经拿他不得,三清也拿他不得,最后是三清四御五老联合布下天道枷锁才堪堪将其封印。大圣已经成佛,无法杀,于是封印其一身法力,将其封于花果山,永世不可踏出花果山半步。

而我,那一天被他偷偷施了一个法术,睡了好几天,当我醒来,一切都变了。

白骨娘娘死后,变成废猴的他,整日里如行尸走肉,不是发呆就是喝酒,借酒浇愁,也不在念经打坐,他以前终日念的佛已经不要他了。

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如今,我已修炼至大成境界,我总是对他说,看啊,我已经是大成的九尾天狐,妖界无人能敌,如今该我保护你啦,以后被欺负就保我的名号,没人敢欺负你的。

他总是瞥我一眼,说,“小白,别烦我。”

他不知道的是,如今在外面,连牛魔王也得叫我一声妖尊,太乙金仙见了我也得尊称我一声白狐仙子,但是,我最喜欢听的,还是他唤我一声,小白。

每到思念极深时,他都会发狂,欲挣脱这一切。每到这时,他身上就显化出四条大道幻化的锁链,将他紧紧缚住,挣脱不得。四条天道枷锁的尽头直通天际,将他束缚在这数丈之内。一如当年他被压在了五指山下。

我吃掉了他给我的那一粒仙丹,不为成仙,只是这花果山四周被如来布下禁制,不是为了禁孙悟空,而是禁制其他妖魔近花果山一步,但是神仙不受限制。我吃掉仙丹,脱掉妖胎,成就太乙金仙,方可随意出入花果山。

这一次,他不再对我发牢骚。

他只说过一句话,我曾经对不起一个很爱我的人,所以我现在的一切都是报应。

我说的没错,因果斩不断。

我问他,如果白骨娘娘复活,你会开心起来吗?

他眼睛瞬间焕发出光彩,但是转机又暗了下去。“说什么玩笑话,他已经魂飞魄散,怎能复活?”

“魂飞魄散也可以重聚啊,你知道吗?我们九尾一族,大成之后会有两个天赋神术,其中一个叫做天机术,初成可趋吉避凶,圆满可知过去未来,我随还不能清楚看到过去未来,但是隐约看到一角未来,白骨娘娘会活的。”

他的眼眸瞬间明亮了起来,“真的吗?”

真的,我这么说并不是空穴来风,牛魔王告诉我,当年这花果山之所以能让石头产生灵智,是因为这花果山下是一洲之灵脉,汇聚一洲之灵气,浓郁的五行之气在此相生相克,可在此布下上古五行大阵,逆转阴阳,汇聚魂魄,再用五行之气再造身躯,有一线希望复活。

于是,我走遍天下寻找用作阵眼的阴石和阳石,终于,大阵完成,那天,大圣激动无比,我缓缓施展法力,大阵缓缓运作,灵气被召唤上来,我一点灵识附着其上,瞬间游遍五湖四海寻找白骨娘娘的三魂七魄,最后只寻得一魂四魄,回头发现灵气已经所剩无几,只得就此作罢,返身回来。

然而,就要归阵之时,意外突生,如来划下的禁制不通鬼怪,残魂自然也是过不得,被挡在了外面,眼睁睁看着功亏一篑。

那一刻,大圣倒在地上,如死掉一样,口里一直念着,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我走过去,心疼的抚摸着他痛苦的脸,他看着我,说,小白,一切都完了。

我懂,当年我砍掉自己的尾巴的时候,就懂了他此时的绝望。

我说,没事,还有机会。

他说,没机会了,那禁制除却三清和如来,没人能破,就算破了,灵气已散,再无机会了。

我说,有的,有的,还有一个方法。我不是说了吗,我们九尾一族,大成之后会有两个神术,另一个叫做合道术,九尾合一,化其成道。还有机会一试。

他睁了睁眼睛,“可是,你只剩下一条尾巴了。”

我没有回他,站起来,后退两步。微笑着看着他。是啊,合道术像白骨娘娘的斩我明道术一样,可提升法力,但是,前提是,我得有九条尾巴。可惜,我只剩一条了。所以,我必须燃烧本命元神,幻化出其余八条,才能施展此术。

大圣看着我的元神一点点燃烧,想来阻止,可是,那天道枷锁束缚住他,难以移动分毫。

我知道,这代价比当年白骨娘娘的代价还要大,因为,魂魄散掉,还有机会重聚,元神燃烧掉,就只剩下灰烬,再无其他。

我看着自己的元神燃尽,身后幻化出九条尾巴,这一刻,我终于成为了无缺的大成九尾天狐,九天十地谁敢不尊。九条尾巴慢慢合拢,变为一条,将我笼罩其中,那一刻,我灵台清明。神识上至九天,下至九幽,念动身至,顿悟大道,那一刻,我一切都看透了,一切都明了了,当年白骨娘娘施展斩我明道决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感觉?是不是也如我一般坚决?

我一瞬间走遍九天十地,也只寻得三魂六魄,那一魄终是没有找到,我伸出手,在如来的禁制上轻轻一点,强大的禁制瞬间瓦解,我把白骨娘娘的魂魄送进大阵,以其为引,用五行之气重塑肉身,刚刚完成,再也无法坚持,失去法力,重重的摔在地上,我挣扎着爬到大圣的怀里,说,对不起大圣,我终究是来不及解开你的枷锁,娘娘的魂魄也还差一魄。

大圣紧紧抱着我,痛哭失声,“没关系。”

我说,“大圣,今后小白不能再帮你了,不能再保护你了, 以后靠你自己了。”

大圣说,“你好傻。”

我说,“大圣,我想再听你叫一声小白。”

大圣嚎啕大哭,“小白,小白,你好傻,你不是可以知过去未来的吗?早知今日,你为何还要做。”

我最后一次对他微笑,说,“有些事情,明知道是错的,也要去做。大圣,能死在你的怀里,我今生无悔。大圣,今后,珍重。”

“大圣,我有点困了,想在你怀里睡觉,你要抱紧我,我怕我睡醒之后看不到你。我会害怕。”

大圣说,“骗子,你都是妖尊了,还会怕谁。不要睡,快起来听我发牢骚啊。”

我临闭上眼前,看到大圣身上显化的大道锁链一寸寸崩断,我看到大圣身畔雷劫打来不近身,我看到他身后猩红披风咧咧作响,我看到大圣戾气冲九天,金箍棒划破混沌虚空而来,大圣抱着我,一步步踏碎大道轮回,踏碎我的悲欢。

临睡着前,我听到耳畔有黄钟大吕响彻九天十地: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

我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

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

要那漫天神佛,都烟消云散。

我回想起千年前五指山下,他第一次对我说这句话时的场景,我就知道,五指山压不住大圣,我的齐天大圣,终是回来了。

我叫小白,是一只九尾天狐。我有九条命,如今已经用尽。我这一生都在等,如今,终于不用再等了。

第三期

孙悟空其实是有过理想的,每一个妖心中都有一个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的世外桃源,在那里养一群小动物,种几亩薄田,春耕秋收,自给自足,闲暇时依靠老树看着夕阳。与邻居较好,不担心官兵,迟到,山洞,银两,成绩,准生证,养老保险。最好能找个爱自己的母妖精陪伴自己,和她慢慢老去。无所谓有没有法力,神仙和诸佛追求的长生对他也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他常常想,如来的佛是谁封的,玉帝?他们不是一个部门。三清?他们不是一个系统。耶稣?他们都不认识。所以,谁是佛,又是谁说了算?他只想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做自己的佛。谁封的?自己封的

可悲的是,他这一辈子都做不了自己的主,一辈子做了别人的旗子。直到那天,他眼睁睁的看着深爱自己的女孩因自己而死,他再也麻木不下去了。

那天,随着小白的睡着,白骨那残缺的肉身也顷刻瓦解。

那天,他抱着小白的身体,一步一步的走着,身前三千道身开路,走过过去未来,走过今世前生,杀到天庭,目无悲喜,挥手便是星沉日落,山河枯干,抬手便是生死杀招,轻轻一挥手,天庭便不复存在。

这一次,如来没有出手,三清没有出手,他们看到,他们所依赖的大道武器,在孙悟空的脚下一寸寸崩断。

他们知道,这就是因果,他们要为他们当初做的,付出代价。

孙悟空抱着小白的身体,一步步走向灵山,直到,遇见了一个妖精。

那个妖精挡在孙悟空身前,说,大圣留步。

“你要阻我?”

那妖精是一只六尾天狐,开口说道,“老身在此恭候大圣多时了。”

“等我作甚。”

“要回我族小白的肉身。”

“作甚?”

“大圣有所不知,小白当时并非燃尽元神,而是将元神一分为九,其中八份燃尽幻化成八尾,还剩一丝元神飞回我族龙涎池内。我族先人料到会有后人在不够九尾的时候强行焚烧元神施展合道之术,故留下龙涎池,池内有千年龙涎以及无上阵法,可温养神识。族人生前在此留下印记,当强行施展合道之术时,只要能留下一丝残魂,便可藉此印记自行飞回龙涎池,只要能寻回肉身,一起放入龙涎池,便有再生的可能。”

行者闻言,大喜,说,小白如何没和我说过。

那妖精说,小白生前曾再三嘱咐,如若她因此身死,万不可将此事告之与你。恐让你抉择为难。只是我看白骨娘娘复活失败,你要弑天,老身这才迫不得已相告。

行者仰天长啸,说,速带我去。

一个山洞内,一个比人略大的天然石坑之中,盛满白色的龙涎,一缕若有若无的残魂,在里面沉浮。他慢慢走过去,将小白轻轻放进去。那老妖施法,让那残魂附身其上。

行者看到,池子旁有厚厚一摞书籍,上书小白亲启。问那老妖,这是何物。

那老妖说,且不说小白醒来机会甚小,就算天地造化,有朝一日醒来,也只是一个崭新的魂魄,前身的记忆只恐怕不记得半点,小白不忍心醒来不记得大圣,故将其生前点滴一点点记录下来,有朝一日醒来,看此书籍,忆起过往,还可记得大圣。

那行者闻言,心中大悲,小心翼翼翻开第一页,只见那开头写着:

听说,假如我有一天苏醒,会不记得你。我好怕。我已经失去你,不想再失去关于你的记忆。所以,我把我们的点点滴滴,每一个细节,都记了下来。假如有一天,我能够苏醒,还能够藉此记得你。在没有你的余生,默默追忆。

他慢慢俯下身子,在小白的耳边低语,小白,你的余生还会有我,无论你能否醒来,我都会用余生陪你。等我。

说完,他起身,出山洞,一个跟头翻到花果山,将金箍棒掏出来,化成与天同高,立在山上,又散去一身法力,从此,世间再无齐天大圣。就让众生以为我死了吧。

剩下的只有一只猴子。小白的猴子。

山洞内,石坑边,他坐下来,他提起笔,写到,小白,这是你的名字。

然后,把这张纸叠好,小心翼翼放到她的胸前衣服内。他怕,她醒来的时候他不在她身边,她至少可以知道,自己的名字。

然后,他坐下来,翻开小白的那本厚厚的关于他们的书,细细的品读。

那上面写着:

从哪里开始写呢?就从五指山下吧。仔细想想,也都是你的牢骚呢!不知道醒过来的我还有没有耐心看完。嘻嘻。

再往下看,真的大部分的时光都是他在发牢骚。他时不时的对池子里面的小白说上两句话,指出她哪里写错了。

一如当年五指山下的牢骚。

从此,寂静的山洞里,池子里静静的沉睡着一个美丽的女子,旁边坐着一个认真看书的猴子,春去秋来,寒来暑往,这一伴,就是五百年。

他认真的看,生怕错过每一个细节。以至于,没有发现他身旁,无声无息多了一道虚无的身影。

白骨虽然肉身终是没有聚成,但是孙悟空并不知道,她的魂魄其实已经聚成,只是还残存一魄。

一缕残魂的白骨,看着眼前悟空认真的模样,往事一幕幕浮现眼前,自己声称喜欢大圣,可是,自己终没有陪伴过大圣一天。那个小白,默默的陪在大圣身边,守护着大圣,最后,为了复活自己这个情敌,不惜牺牲自己。在她面前,自己是何等的渺小。罢了罢了,这魂魄,是你用命换来的,如今,我还于你吧,连同我对大圣的那一份喜欢,一起给你,以后的日子里,替我照顾好大圣。

无声无息,他的魂魄融入小白的体内,化成生命本源,一点点滋养着小白那残缺的神识。

突然,孙悟空惊觉,抬头看到小白手指似有微动,细查之下,发现其灵识竟恢复九成,不觉大喜,那一日,整个天狐族内都回荡着一只猴子难听的笑声。

那老狐说,真是天地造化,小白的灵识竟恢复的如此快。不过几日,大圣就可见到一个活蹦乱跳的小白了。只是,她恐怕再认不得你。

老狐走了。他知道他也该走了。

小白的梦醒了,他的梦也该醒了。

小白醒来的那天,他正好看完她的那厚厚的人生。他手轻抚过每一页纸,一念间,所有的纸燃烧起来,慢慢化为灰烬。

小白的爱情在燃烧,而他的爱情,将被埋葬。

小白醒来的时候,他没有去见最后一面,而是悄悄的离开了。带着小白对他的爱,一生一世的爱,走了。

他对天狐族长说,他这一生坎坷,命不由己,小白跟了他,只能受无尽的苦。我想通了,这一次正好,就当我从没有出现过在她的生命中吧。我走之后,你们对她休要提一只猴子来过,休要再提我。就让我从她的世界消失吧。让她无忧无虑的过这一生,寻一个爱她的小妖精,共度一生。

族长问他去哪里。

他说,此间事了,我要去办另一件事,如若能活着回来,我或许还会回来见她一面。

说完,他独自离开,在这梦醒时分。

他来到花果山,金箍棒仍旧立在那里,站成永恒,冲天戾气环绕其上,他一念间,法身重聚,金箍棒在手,他要去灭了人世间最大的魔。只有灭了这个魔,小白才能平安喜乐的生活下去。

突然,有什么感应,他回首,看到一袭白衣,微笑的在看着他。

小白一步步走过来,穿越了五百年时光,再次走到他的身边,轻唤一声,大圣。

他看着小白,恍惚间觉得,这五百年仿佛一个梦,小白的嬉笑模样历历在目,就好像昨日一样。

小白看着他,从胸前拿出一张纸,轻声说,你忘了把这张烧掉,我都记起来了。

那上面只有两个字,小白。

原来,她对他的思念,如此之深,仅仅一个名字,就足以唤醒过往。

于是,他笑着说,小白,小白,你来做什么。

“九尾天狐小白,愿随大圣一战。”

后记:孙悟空常常对小白说他的梦想,说他想和她寻个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的世外桃源,,养一群小动物,种几亩薄田,春耕秋收,自给自足,闲暇时依靠老树看着夕阳。与邻居较好,不担心官兵,迟到,山洞,银两,成绩,准生证,养老保险。牵着她的手慢慢老去。

这时候小白总会说,“嘻嘻,谁要和你慢慢老去啦。”

孙悟空说,“你是我的娘子,当然要和我慢慢老去啦。”

“我有说是你娘子吗?你还没追到我哦”

“那我就追你。”

“我不好追哦”

“我尽力。”


图片发自澳门新葡新京app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待至英雄们在铁铸的摇篮中长成, 勇敢的心像从前一样, 去造访万能的神祇。 而在此之前, 我却常感到, 与其孤身跋涉...
    风兮兮__阅读 1,050评论 23赞 42
  • * 阳春三月,天庭上别有一番盛景。 五六位仙婢成群地飘进蟠桃园,轻薄的纱裙在微风的带动下与脚下袅袅升起的云雾混为一...
    琴长烟阅读 322评论 1赞 7
  • 第一次认识那只猴子,我还是花果山内修行了两千年还没有化成人形的花妖。因此妖界同类的姐妹总认为我是妖界的耻辱,她们修...
    陆二二二阅读 120评论 0赞 2
  • 一、前代猿猴形象分析 (一)先秦猿猴形象 先秦关于猿猴的记载并不多,而且还存在着部分如《山海经》中所涉及的“类猿物...
    Emrysyrm3阅读 6,466评论 5赞 17
  • @font-face能够加载服务器端的字体文件,让浏览器端可以显示用户电脑里没有安装的字体。 语法: @font-...
    Mandy_jin阅读 41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