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斗士同人)深入灵魂的热爱(撒加&橡皮鸭,恶搞)

北京卷:2015北京高考大作文(二选一)

《假如我与心中的英雄生活一天》或《深入灵魂的热爱》

从下面两个题目中任选一题,按照要求作答。不少于700字。


迎来和平年代之后,撒加终于有机会实现他的一个心愿,那就是攻读物理学博士学位。

于是28岁的他——决定参加高考。

考场里闷热难耐,电风扇在头顶吱嘎作响,撒加只想在交卷的那一刻便光速冲进澡堂,洗去一身的汗。他将手中的语文试卷翻到了最后一页。

作文:“假如我与心中的英雄生活一天”“深入灵魂的热爱”,任选一题作答。

撒加的第一反应就是写他的橡皮鸭子,但他突然想起一条“秘籍”:考场上首先产生的灵感不宜写进作文。听上去有点道理。橡皮鸭这么人见人爱,想写的人肯定很多。要让他和数万名考生一起撞题,他宁愿绕着圣域竞技场裸奔五十圈。

可除了橡皮鸭,撒加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能激起他“深入灵魂的热爱”,他只好转而思考另一个题目。

希腊历史上的英雄人物,比如……当今圣域的教皇。撒加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张充满悲剧气质的俊美脸庞。和这样一位神的化身生活一天,一起吃饭,一起洗澡,一起教育弟弟……同时还要相互争吵,相互争夺身体的使用权……撒加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了。

无论在哪个时代,伟人们的黑历史总是一次次被当成作文里的万金油素材。想到“撒加之乱”这种经典事例不知会被多少人用来凑字数,他又不由得有点同情自己和另一个自己。

精分何苦为难精分。

终于撒加就像古往今来的考生们一样,写了一个老掉牙的,小时候崇拜过的,生平故事已经烂大街了的名人。

在把自己泡进特大号浴池的瞬间,撒加长舒了一口气。清凉的池水令人放松,他快被热昏的脑袋仿佛吹进一股凉风。

“唉……”他叹着气自语道,“我果然还是应该写橡皮鸭才对。”他现在简直文思如泉涌。

一定有无数人曾在洗澡时茅塞顿开,也许橡皮鸭才是智慧女神的化身。

水面上那只黄色的小鸭子此时正好漂过他眼前,撒加伸手将它捧起来。

纵然写橡皮鸭的考生有千千万万,可或许只有他才能写出那种深爱。

“你是我最值得信任的听众,也是我最忠实的伙伴。”他很自然地对橡皮鸭吐露心声,“那些年里,你听过我心中所有无人倾诉的秘密,虽然那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迹……也只有你见过我掩藏面具下的真容。”

他说话时口气很严肃:“谢谢你当时掩护了我。”

撒加还记得他第一次在浴室见到橡皮鸭时的情形。

十三年前,他刚刚经历了一个无比疯狂混乱的夜晚,此刻正与另一个自己激烈地搏斗着。

无论如何都无法洗去那些痕迹,右手上的血腥味、斯尼旺海牢的铁锈味、黄金匕首的冰冷触感、发梢染上的漆黑……所有他无法忍受的,正是他自己的所作所为。

他盯着水面上扭曲的倒影,那个“自己”仍在狞笑着说些什么。

“你给我住口!你不是我!”他竭力嘶吼道。

浴室的门后似乎有轻微的响动。

“是谁!”

小心翼翼的询问声:“教皇大人……您洗完了吗?”

那一瞬间撒加的脑中闪过无数个念头,直到他把目光转向浴池的一角。一只黄色小鸭子不知被什么人放在了那里,他刚才竟一直没注意到。

清晨的阳光斜照在水面上,明亮的反光晃得他睁不开眼。

早已精疲力竭的撒加终于平静下来。

“退下吧。我正和橡皮鸭谈笑风生,请别来打扰我们。”

后来橡皮鸭在浴室里一放就是十三年,而撒加一直也没有查出这件事是谁做的。

不过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曾经只在橡皮鸭面前展现的,那些因为长期压抑导致的歇斯底里,在两种极端人格间的撕扯挣扎,对同卵胞弟难以抑制却不能为人所知的思念心情,如今他已能与所有的一切和平相处。

而眼前的这只橡皮鸭,始终用友善的笑容包容着他的全部。直到现在,当他想要重拾儿时的梦想,决心以另一种方式实现自我价值的时候,它一如既往地给了他走下去的勇气。

撒加轻轻地把橡皮鸭放回浴池里。

“对了,你知道吗,我小时候很崇拜一位古希腊物理学家,他和我一样喜欢在洗澡时思考问题,我觉得我们之间存在着灵魂上的共鸣……如果我能和他一起度过一天,到时候我一定要把他郑重地介绍给你。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橡皮鸭仿佛也表示赞同地眨巴了两下蓝眼睛,像是听懂了他的话。

撒加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愉悦舒畅。

“?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他忍不住边洗边唱了起来。

“咳咳……”

“?... You are my super star ...?”

“撒嘎……”

占地两百多平米的澡堂里没有第二个人的影子,撒加惊得一下跳了起来,就好像有谁在他头顶浇了一整桶冰。

“是谁!”

“啧啧……你就是撒嘎?”

撒加定睛一看,说话的正是他眼前的橡皮鸭。

几秒钟后,他站直身体,以一种坦荡的姿势与水面上的迷之生物对峙,彼此直视着对方的蓝眼睛。

“是我没错。”他的声音里总算找回了点教皇的尊严,“可你不是橡皮鸭,你到底是谁?”

“年轻人,不是你说想要和我一起生活一天的吗?”

“什么?!阿基米德!”天哪这不是在做梦吧!教皇的威严形象再次崩坏。

“橡皮鸭和我说了你的愿望,它不想让你失望,于是我借用了它的身体。”

“原来你们早就认识了……不,这不是重点!大神我明天考理综请一定要保佑我啊!”

“愿小宇宙与你同在。”

“大神我现在浑身充满了粉碎星星的力量!”撒加激动得无以复加,似乎撬起整个地球也不是不可能的了。

“你应该感谢橡皮鸭。它把身体借给我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让我替它转告几句话。”这位古希腊的伟大科学家清了清嗓子,一字一句地,“谢谢你没有把我当作幼稚的玩具。虽然我不能说话,可我一直在等待能真正理解我的人。现在,我想说我终于找到了。嘎。”

撒加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一束光从窗外照进来,正好打在那软软的暖黄色身躯上。

他颤抖的双手捧起橡皮鸭,泪水几乎夺眶而出:“我也是……我……”

突然他踉跄着冲出水池,不顾身上的白色泡沫,无视门口的浴巾法袍,一口气从教皇厅直向山脚下的竞技场奔去。

他等不及要向全世界大声宣告:“找到了!找到了!我找到了!”

当他大喊着穿过白羊宫,开始在竞技场跑圈之后,有两位目击者发表了如下感言:

“看来艾俄洛斯说的没错,他真的很崇拜阿基米德。”

“哦,一个喜欢洗澡、思考、裸奔的人,一个集普通、文艺、非主流气质于一身的人。”

“其实我更同意加隆的说法,橡皮鸭才是他的心中偶像。”

“不愧是深入灵魂的热爱。”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