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6

每当路过薛国浴池我会习惯性的一瞥,因为老田在那摆过摊--修理自行车。他和其他修车师傅不一样,他穿的总是很干净,而且在修车架子上还放上一根毛笔,闲了就沾着盆里的水写写画画。有一次空下来我就问他,你会写毛笔字?他说“会”我笑着问“修自行车的也会写毛笔字?”。他也不气,反问我“修自行车的怎么就不能写毛笔字了?”我想写毛笔字的应该穿着唐装,留着长头发,大胡子,一副文人模样,站在案头挥洒自如。他拿着盆沾着水就写了。再说了地方也不对呀,应该有书案吧。一看不入流。反正我不信。

一次吃饭我给父亲说“薛国浴池对过那个修车的老头会写毛笔字,装的还挺像。”父亲说道“他没装,他在我们系统写毛笔字展览过”我说“修车的那个老头”父亲笑着说“就是啊。他退休了。”

在一次父亲拿来的书刊上还真有一张照片,老田和一个老头背着手看书法展,还有他的名字。我确信老田不但会修自行车还真会写书法。敬意之情油然而生。我就佩服有本事的人,再见老田绝不放过,请他教我书法。老田说“笔画别费劲了,说想学哪个字”我一想“过年写对子福字用的多,你教我写福字吧”他还挺认真,还是沾着盆里的水教我,怎么落笔,怎么收,怎么停怎么顿,怎么用笔锋,一听太难了。他还问我,学习怎么样。我如实回答,班里倒数。他说“你不傻怎么倒数呢?”我说“我不嫉妒别人”我以为他会夸我,他反而说“嫉妒有什么不好”“啊,嫉妒好,老师可说了嫉妒是不对的”我对老师的话深信不疑。他说“适当的嫉妒可以进步的,合理利用嫉妒是可以的。”老田终究是个修车的,他让我学嫉妒,不对,毛笔字也不能跟他学了,文化太浅。我终究没信老田的话,所以成绩一直很稳定倒数。字吗多谢电脑救了我。

想起来这已是二十多年的事啦。每次经过薛国浴池我总是习惯性的一瞥,因为老田在那摆过摊。似乎他并没有骗我,人应该嫉妒,应该适当的嫉妒一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