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面桃花》21

忙过了晚季稻的收割,公社下了盖红巴巴的文件,生产队又要安排抽调男劳力上刘院子挖河了。今冬明春,一定要完成筑堤护坡修桥的任务。下一段是从朱家垱开始修,经过倒口湾,楊泗,女儿台,一直到沙桥门。今后在自家门口修河堤,就再也不用在几十里外的人家铺稻草滚地铺了。

还是老规矩,每家出两个男劳力,但这次家里的女人可以上堤去替换。无论男女,每逢一个月可回家休整一天。

彭老幺和宋水远上了堤,一干就是二十多天,家里没人来替换。三秀有了六个多月的身孕,仍然坚持每天出工。桃儿妈也是快五十岁的人了,她除了上工还要照顾三秀和两个小女儿。

宋水远眼看一个月就要到了,心想着马上就要回家休息一天了,他去找队长请假。队长说你这么大一家人就两个人上堤,你爹还不能算硬扎劳力。家里又没人来换,你还想休一天啦?同志哥,任务紧得很,要休你在床上歪半天就行了啊!

水远夹起个尾巴又回到堤上。

半个月又过去了,天慢慢冷起来,水远没带厚一点的衣服和棉袄,再说他实在是惦记三秀呵!他向队长请半天假,说回去吃顿饭提两件衣服就来。队长说就你事多?怎么一天到晚记惦着家里呢!张开春明天回家的,要她跟你带衣服来!许大牛奶奶都快掉气了我也没批假,死了再回去吊纸不迟!

这一天下午,堤上抽水机棚子里安装了高音喇叭,堤坡上又增加了几面新红旗。有几个公社干部下堤来检查,队长朝宋水远一指“他已经快两个月没回家了,家里女人快生娃儿了,可他坚持在挖河修堤的第一线!”干部们连连点头,说这种好同志就应该大力表扬!

第二天,喇叭里播出合新大队新河修建工程优秀积极份子名单,宋水远张着耳朵听,却没有他的名字。他站在河底朝脚下的积水射出一口唾沬,骂喇叭里的女人是个臭婆娘。

宋水远的腰闪了,担子太重,挑的时间太长压伤了他的腰。他用手叉着腰哭丧着脸去找队长,说刚才腰部“卡嚓”一声响,腰差不多断了!六叔,你摸摸,好像骨头错位了!啊,啊哟,好疼!

队长剜他一眼,知道他找理由编故事,说你休一会儿去上土吧!这几天你别挑了!腰断了你还能站在这里的?

宋水远也不喜欢拿锹挖土往箢箕里上,这事看起来轻松做起来难,手很容易打起一个个血泡来。他挖了一会儿土,便皱着眉捂着腰,找一个干净筐筐坐上面喘一口气。

不远处是和新中学,操场上有许多半大的孩子在奔跑玩耍,一阵阵风儿把他们欢快的笑声打闹声送过来。水远他太熟悉那所学校了!他在那读到初中毕业,今年的七,八两个月,他也是在那儿度过的。

七月份,全公社抽调五十名青壮年,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基干民兵培训。县武装部派两名退伍军人进行指导操练,宋水远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

他们先是练习立正稍息齐步走,后来又练习举枪瞄准射击,他们每个人都检查了身体,填了表,时刻听从党的召唤,做一名合格的解放军战士!

一个月后,在公社大礼堂里,民兵们向县武装部的领导及贫下中农的先锋模范们汇报表演。之后宋水远代表这五十个人,拿着写好的训练心得到主席台上发言表决心。他声音宏亮举止大方,念完两张发言稿后向台上台下的观众行个军礼。

全场沸腾掌声一片!县武裝部长与他亲切握手,夸奖他是一个难得的文武全才。台上公社女书记笑吟吟的向他伸出大拇指,说他写得好读得流畅。当时队长老六就坐在台下,后来他还专程挤到宋水远面前,给了他肩膀一拳头,说,这下倒口湾要出人才了!

时间过得可真快呀!宋水远抓起一把泥土,把它捏在手里。两个月前的事好像就在昨天!他仰头看看天,天上几团乌云仿佛长了脚一样疾疾的奔走,几只飞鸟在空中拍动着翅膀飞掠而去,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第二天,乌云层层迭迭,太阳躲在层层迭迭的乌云里不肯出来。风从北边吹过来,红旗在风中哗哗作响,人们的鼻尖耳朵边也被风抚摸成红色,冬天已经来到了!

宋水远蹲在茅坑里抽烟,也就一只烟的功夫吧,大癞子来了两次都不得不夹着屎尿滚回去。他一怒之下汇报给队长,说宋水远占着茅坑抽烟呢!他今天从早到晚最少上了八遍厕所,每次都有半个小时。

吃晚饭的时候,队长举着筷子拉着黑层层的一张脸,说某些人偷机躲懒,消极怠工,霸着茅坑不起身。我今儿就不点名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大家伙儿互相望一眼,有几个人就偷偷的朝宋水远瞄一瞄。宋水远面红耳赤无地自容,结婚后到倒口湾大半年了,队长对自已一直都是客客气气的。这下可好,一点情份也不讲了。

大癞子,你不仅告密而且还夸大事实,我有去茅坑那么多次吗?水远恨死了大癞子,他在心里咒骂他活该二十五六岁还找不到老婆。

晚上,宋水远睡在床上翻来覆去,肚子像青蛙一样气得一鼓一鼓的。你们想把我当裴五儿一样捏在手心里玩弄?你们不让我回家休息,你们总是往我箢箕里多加一锹土,你们背地里还在指指点点说我不卖力……你们挤兑我欺负我,等我忍无可忍奋起反抗的时候,你们一拥而上把我往死里打是不是?……

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心口一阵阵难受,肚子也牵扯着疼痛起来。他小声的哼起来,等有人醒来了灯也亮了,他就一声赶一声的叫唤起来。

彭老幺问明情况,就到另一间房子里去喊队长。队长披着棉袄趿着鞋到水远床面前一看,见宋水远紧锁眉头咬紧牙关满脸痛苦,“你怎么啦?哪里疼?”

“我……我肚子痛,痛得很,这两天都隐隐打打的疼,半夜……,绞绞的疼……”

“再去拉屎,拉了,就好了”队长说道,心想今儿可冤枉他了。

“疼的很,唉哟!妈呀,……”

屋里十大几个男人们都纠起头来,队长用脚踢一下近处的一个“看,看个屁呀!起来两个穿衣服把他送到河堤医护所去!二林,大牛儿!你们快点,我去找电筒”

彭老幺已哆哆嗦嗦的穿好衣服鞋子!一行人刚出门,大癞子在屋里头一声冷笑:

“哼,肚子痛,装得好像!我也会,我还会痛得满地打滚哩!”

有人回顶一句“你装来看看?你们不会又想合起来欺负人家上门女婿吧!……小心幺爹转回来听见!”

“彭老幺听见了怕什么?我看他不怎么喜欢这个女婿!”

“这个宋水远在宋家沟没怎么吃苦的,幺宝儿子呵!上次他请假,老六不批准……,按理,他该回家休一两天了!”张大林说完,伸手扯熄了灯。

图片发自澳门新葡新京app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到了晚上,本来队长通知一家出一个人开会的,结果一个接一个的来了四十多个人,有的人还从自已家提了个小板凳来。是呵,一...
    淡水浅唱阅读 4,814评论 159赞 174
  • 张麻大连着去宋家沟两次,才碰到宋水远他爹,他爹五十多岁,黑黑瘦瘦一张长脸。他抽的是自家种的叶子烟,烟子不大却很呛人...
    淡水浅唱阅读 3,805评论 122赞 137
  • 宋水远走几步推开他家里的后门,要三秀进去歇一歇。他说刚从堤上下来的,打摆子拉肚子。队长是他二叔,就放他回来休几天。...
    淡水浅唱阅读 5,834评论 170赞 209
  • 大家都用过数据线甚至一些“潮”一点的小伙伴曾经也尝试过磁吸数据线 但是最终因为数据线的接口处高发热 安全隐患问题都...
    ni玛科技阅读 79评论 2赞 0
  • 看到网上各种讨论天价彩礼金的新闻,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老家彩礼的实际情况。 我和我老公结婚是农历2018年...
    yangyangya_42f8阅读 74评论 2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