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原生家庭”之痛

文/安徒

【所谓养育之恩,不就是我生下你,你报答我么?】


01


最近“人生实惨”三人组上了热搜。

分别是,《安家》中的房似锦——原名“房四井”,因是女孩儿,从出生之日起,便被母亲“嫌弃”。曾想把她抛入井中溺死,后被爷爷救下。在成长过程中,不断被三个姐姐欺压,不断被母亲啃食,竟张口向她索要100万,以供弟弟买房。

图片摘自微博

以及《都挺好》中的苏明玉——从小母亲就偏袒两个哥哥。大哥学习好,母亲砸锅卖铁供他读书留学。二哥嘴倍儿甜,母亲不仅供他买房结婚,还时不时给他贴补生活费。再看看苏明玉,原本是考清华的苗子,却被母亲强按着上了免费的师范。不仅在家帮做家务,帮哥哥洗衣,甚至连自己的房间,都被母亲卖掉供大哥出国读书。

图片摘自微博

还有《欢乐颂》里的樊胜美——独自一人在上海打拼,年过30还住着三人合租的小公寓。母亲非但不理解她的辛苦,还时不时抓她来吸血,把买房养孙子的重担通通抛给她。理由是,她的哥哥、嫂子有难处。

图片摘自微博

这三位,惨不惨?惨。

惨到什么程度?

——全民气愤,为之不平。

那么她们究竟惨在哪里呢?

我想,不外乎以下几点。

1.这三个女孩儿均是独自在城市打拼的形象。工作压力大,吃饭没人管,挣的钱自己都不够花,还要时不时被家里压榨。

2.这样的女孩儿背后,除了有双“吸血鬼”父母之外,还一定有个自私自利的哥哥或弟弟,不仅不体谅女孩儿的难处,还变着法儿的希望借父母之手从女孩儿那里获得好处,并把这视为理所应当。

3.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家”是温暖、美好的代名词,是劳累时候的避风港。现在却成了这些女孩儿逃也逃不掉的噩梦,这才最令人心寒。


02


想起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

工作时候认识的S妹,是家里的长姐。自大学毕业后就独自留在大城市打拼。刚开始,起步工资低,每个月1000块钱。S妹省吃俭用,跟人合租着最便宜的城中村的小单间,每月200块,环境不好且不安全。余下800块包含生活费、水电费、交通费。每天坐公交上班,累的时候连车子都舍不得打。

辛辛苦苦干了三年,工资升到了4500块。我们以为她生活会有好转。却在一次聚会中发现她仍旧穿着两年前的衣服,而且是从批发市场淘来的。至于化妆品,她几乎不用。只是上班时候大家都涂脂抹粉,她为了不太落伍,也会象征性地涂涂口红,画画眉毛。

我们劝她说,你别太节约了,钱该花就花,别总省着。她苦笑说:“省什么呀,我根本没钱可省。我爸买车了,我每月要帮他还车贷。”

我们听了之后很惊讶,问她:“你干嘛要帮你爸还车贷?他自己不会还么?”

S妹喝了一口啤酒:“我爸说了,家里的钱是留着给弟弟娶媳妇用的,不能动。就连这辆车都是将来要给弟弟开的。弟弟在老家工作,薪水不高,交女朋友也要花钱。而我这么多年也没帮上家里什么忙,所以,车贷的钱就该我还。”

“这是什么道理!”我们很气愤,“你也是他女儿,这么多年独自在外工作,家里不贴补你钱也就罢了,还要伸手管你要钱,这怎么能行!”

原本以为S妹会比我们还气愤,不料,她只是淡淡地说:“那有什么办法...况且,爸说的也没错,我现在赚钱了,是该帮家里分担点。”

我们看着她逆来顺受的样子,恨不得抓着她的肩膀摇醒她:“那你弟呢?他怎么不分担?凭什么只剥削你,把什么都奉献给他。照这样下去,将来你结婚了怎么办?别的不说,你总得给自己存点钱吧。”

S妹的眼睛充满迷茫:“我也不知道,没想过,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们看她放弃挣扎,又心酸又无奈,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劝她。停了半晌,饭桌上一位年长些的大姐叹了口气说:“等着瞧吧,照这形势,你弟结婚时候你爸还得问你要钱。”

果不出其然,聚会后的半年,某天夜里接到S妹电话,说她被房东赶出来了,问能不能在我这里借住几天。

我愣了一下,赶紧打车去接她。把她安顿好后,煮了碗泡面给她当夜宵。看她满是狼狈,我于心不忍,试探着问她为什么欠了四个月房租没交。毕竟即便现在她不跟人合租,交房租的钱也总该会有的。

她一边大口吃面,一边告诉我说:“前段时间,弟弟结婚买房,看上了套面积大一点的,家里预留的钱不够,我爸就找我要。我说没钱,他不相信,就把我的工资卡拿走了。”

这个回答完全出乎意料,我来不及反应,只好说:“啊...那你怎么办?”

S妹把最后一口泡面塞进嘴里:“不知道。只能帮他先借点,他已经给我打了好几通电话了,让我务必这周筹到钱汇过去,否则房子买不到,我弟的婚事就打水漂了。”

这下,我彻底恼火了:“我不是问你怎么帮他,而是问你没钱了,自己要怎么生活!”

S妹见我怒气冲冲地望着她,竟罕见地卸下了坚强又麻木的外壳,只流下一行泪水说:“我不知道,可我没办法。”

又过了一年,S妹结婚了。我临时有事,没能参加,便托朋友带去了红包。朋友参加完婚礼,回来后对我说:“哎,真为S妹担心。她的老公,看起来...嗯,怎么说呢,不太靠谱的样子。”

我问:“为什么这么说?”

朋友说:“嗯...我也说不清楚,就是感觉他对我们不太友好。而且婚礼当天就对S妹甩脸色,弄的S妹当众下不来台。”

我惊讶地说:“为什么要嫁这样的男人,以后肯定对她不好。S妹呢,她什么反应?”

朋友说:“S妹倒是挺懂事,跟我解释说,大概是因为结婚时的彩礼要的多了,她老公在赌气。”

我想了想说:“不对呀,结婚时的彩礼不是一般父母拿了之后都会重新贴补给孩子的么,也算是女方父母帮这小两口争取的起步基金。这算到底也是他们自己的钱,有什么可赌气的?”

朋友看着我说:“啧啧,你太天真了。许多家里有弟弟的家庭,父母都会拿着姐姐的彩礼钱贴补给弟弟用。S妹家的彩礼钱一分都没有进到她的口袋。”

我说:“啊!这也太...那起码把之前S妹为弟弟买房时借的钱给还了吧?S妹当时自己都被房东赶出来了,还不忘帮家里筹了2万块,这个钱总该还给她的。”

朋友摇摇头说:“半毛钱都没有。”

我顿时火冒三丈,想起S妹温顺、柔弱的脸,更觉得她的家人可恶至极。忍不住,想打电话骂醒S妹的时候,又想起她曾对我们说过无数遍的那句话:那能有什么办法...那毕竟是我的家呀...

以前,我也想像周围人评论的那样,说句:果然,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但如今随着阅历的增长,看惯了太多世态炎凉。越来越觉得,这句话实在太轻飘飘,太不知人间冷暖了。

我想,被不断剥削吸血的她们,比局外的我们更要清楚,这份所谓的亲情,所谓的爱,已经不再纯粹,甚至不再让人留恋。

但之所以,他们还要努力填补、极力维持的原因在于,正如S妹说的——那毕竟是个家呀!

家,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血缘,意味着从小在一起;意味着剪不断,理还乱;意味着可以不扎头发、不刮胡子;意味着可以来去自如、不必客套。

意味着吵再多次,也不会弃之不顾;意味着走投无路,还有容身之所;意味着,有它在,就有根。

许多局外人常一气之下劝慰这些“可怜人”

——大不了跟他们断绝关系!

但又有谁真正知道断绝关系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大过年别人拎着点心鸡蛋去看望父母的时候,你手里攥着刚发的奖金,却连个能吃年夜饭的地方都没有;意味着当你跟老公吵架,跟婆婆不和,想要赌气“离家出走”的时候,连个能回的娘家都找不到;意味着当你要生孩子,在床上翻来覆去疼得直打滚的时候,连握着妈妈的手都成了一种奢望。

我们常说,血浓于水,这句话并不是空穴来风。


03


所以,我们与其对着受害者“兴师问罪”,不如冷静下来思考一下。为什么这种现象频频出现,且发生在女儿身上的几率偏高。

想来,大体有以下几点原因:

1.传统的“重男轻女”思想的影响。比如上一辈的老人,通常认为家里必须有男性,才能彰显家族地位,保护家人在社群中“不受欺负”。

2.“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男孩养大了总是自家的,女儿养再好,都是别人家的。所以,在她身上投入就是赔钱,从她身上索取就是赚了。

3.既定家庭制度的影响。规则一旦形成,女儿的地位就根深蒂固。比如,以上列举的所有家庭的哥哥、弟弟,从小就受家庭熏陶,认为女儿就该是这样一个付出的形象。作为既得利益者,他们根本看不到姐姐或妹妹所受的委屈。在他们眼里,妈妈是慈祥的,爱自己的,所以妈妈的做法也变得正确。这间接导致了女儿在家中被孤立的境遇。

4.对于不断被压榨的女儿来说,“原生家庭”的痛,只是金钱、物质方面的么?不!更重要的是,长期在这样不平等的环境下生存,会导致女儿极度的自卑、压抑、缺乏安全感,而诸如此类的不良影响是会跟随女儿一辈子的。即便某天,断绝了血缘关系,也斩不断这样的性格缺陷。

由此可见,“原生家庭”的问题并不仅仅是家庭问题,而是深刻的社会问题。要真正改变或扭转这样的局面,不仅靠个人和家庭的努力,还要靠社会的发展、文化的普及,去逐渐丰富和完善人们的意识形态。

当然,这样说并不意味着家长全无责任,更不意味着女儿要放弃抵抗。相反,特别希望,这些“为儿心切”的父母们,也能转身看一眼身边渐渐长大的女儿。

她也弱小、她也迷茫。她也曾经只是个从母亲肚子里诞生出来的脆弱的小生命。她长大,她没有地位,她辛辛苦苦把加班挣来的、平日省下的,都填补给了家庭。那么,相应的,她是否也该有一丝被关怀、被体谅、被理解,被温柔以待?

人生艰辛,请不要让她在面临风雨的时候,连个歇脚的地方都找不到;更不要让她在对抗困难的时候,还要承受加倍的负担、累赘。要知道,你从她身上刮走的每一分,每一毫,最后都会变成索取她生命的尖刀利刃,一刀一刀,捅得她体无完肤,最终跌倒在绝望的血泊里。

要知道,“她”和“他”一样,都是骨肉,都该拥有好好活着的权利。

难道,不是么?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