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莫能助


楚铭认识晴雪时,他二十四岁,晴雪二十一。两人一见钟情,共同谱写了一曲恋歌。三个月后,这段爱情因为晴雪的移情别恋告终。八年后的今天,两人再度重逢。晴雪已经从一个青涩娇羞的女孩儿,变成风姿绰约的都市女郎,楚铭还是和从前一样的玩世不恭。

面对老情人,楚铭的心着实狂跳了一阵。当年他以为能够和晴雪一起终老,可惜的是,随着交往的加深,晴雪身上的另一面渐渐显现。她贪慕虚荣,追求奢华生活,并且用情不专一。

在晴雪投奔别的男人的怀抱后,楚铭为此失落了半年,而在其后的八年当中,他仍不能彻底忘怀晴雪。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经过这么长时间后,晴雪能再次走进他的生活。而现在,恰巧是他的感情空窗期。那么,她到底回来干什么?

晴雪约楚铭在一家咖啡厅见面。咖啡厅还是八年前那一家,咖啡是不同的;两个人还是八年前一样,心境是异样的。

“我回来找你,是想重拾旧爱的。”这就是晴雪的开场白,没有寒暄,没有客套。真正符合她的脾性。楚铭久违了。

“从来都没有重拾旧爱这回事。”楚铭对她的美貌有些意乱情迷,但他到这时候还能够驾驭自己的意志,“只有覆水难收和好马不吃回头草这两句俗话。”

对于楚铭的抗拒,晴雪并不惊讶。她往前凑了一下。顿时,一股幽雅华贵的香气扑进楚铭的鼻子,他的心立刻多跳动了一下。

晴雪盯着他的眼睛说:“我知道当年我的决定让你很不好受,可是谁没有少不经事的时候。我现在就坐在你的面前,你敢对我说,除了我之外,你没有爱过别的女人?即使在我们恋爱期间,你从没有对别的女人动过心?”

楚铭开始有些慌乱。晴雪的指责很荒唐,但他难以回答。

晴雪很满意楚铭的反应,她步步紧逼:“这八年来,我交过几个男朋友,但他们都不如你。不论哪方面,我还是觉得你最好。因此,我回来了,你应该给我一个机会,同时也给你自己一个。”

楚铭摇摇头,咬紧牙关说:“我对你真是惊讶过度了。不错,你既漂亮又性感,几乎每一个正常的男人都无法抗拒你,可和你交往起来就会发现,你喜怒无常,还喜新厌旧。我现在在找一个能够真正和我过下半辈子的女人。很显然,她不会是你。”

“谁说我不是?”晴雪立刻反驳,“也许此前不是,现在我已经是青春将逝,感情的事情我也经历很多,我知道怎样做一个好女人,而能配得上我的男人,你是唯一的。”

楚铭对她的坚持有些无奈。忽然,晴雪伸出手,握住了楚铭的手。在这一瞬间,楚铭几乎停止呼吸,心跳也停顿了一下。她的手还是那么柔软,手指还是那么纤细,那么凉。这感觉楚铭太熟悉了。

晴雪看见楚铭眼神的变化,也能体会到他心底的波澜。于是她的语音也如梦幻般呢喃:“让我们再爱一次吧,即使我们真不能一起终老,我们还可以拥有彼此。难道,你真的不想我?”

晴雪最后一句话杀伤力太大了,楚铭不得不回想起她在一起的每一个细节。说实话,晴雪在床上的表现是最棒的,到今天为止,楚铭再也没有遇到过一个女人能像晴雪那么妖媚和完美。此刻他完全忘记初衷,鬼使神差地点点头。

晴雪顿时笑靥如花。她喝了一口咖啡,起身说:“好啦。抽时间打电话给我,我会一直等着你的邀约。”就要离开时,她加了一句,“一个人能将手机号码十年都不换,他肯定是个重情义的好男人。我看好你的。”

楚铭微微苦笑。他并不赞同晴雪的观点,但无意纠正。他看着晴雪的背影,陷入忧虑。他并不知道再次接受晴雪是对是错,但他很清楚,今晚自己肯定是难以入眠了。

这晚,楚铭确实失眠了,不过他不是由于想入非非而难为入睡,他在考虑晴雪归来的真正原因,她到底是真的想重拾旧爱,还是另有所图。

想了许久,楚铭认为第一种原因的可能性不大。早在八年前,楚铭就看出来,晴雪不是那种爱情至上的女人,她只会利用自己的优势,去获取自己需要的一切,最后,楚铭决定将她暂时冷处理。就是说,一切由晴雪主动,这样,他就能知道晴雪归来的真正意图。

三天后的傍晚,晴雪打来电话,她邀约楚铭去吃烧烤。电话里,晴雪没有丝毫怪责楚铭不主动联系她,这让楚铭更加多虑了。

两人见面后,一起走进这家烧烤店,以前楚铭和他的朋友们来过这里几次,这家店的肉串很寻常,只是调料很到位,因此生意很火爆。可是晴雪并不钟爱任何一种烧烤,她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等两人一进店,楚铭立时恍然。晴雪往店里一站,店内所有的目光瞬间都被她吸引。这是怎样的一个美女?五官精致,身段玲珑,加上淡淡的笑容,简直能够勾走所有男人的魂魄。原来她并不喜欢这里的烤肉,而是喜欢这种备受瞩目的感觉。

越是人多的地方,晴雪越是心花怒发,因为她所有的虚荣心能在瞬间得到最大的满足,楚铭禁不住暗暗叹气。

楚铭随意点了些肉串、脆骨板什么,反正晴雪也不在意吃什么。两人拣了个位子,边吃边聊起来。

到这时,楚铭心里有底了,他直言:“对于你重启恋爱的计划,我不反对,能真正拥有你这样一个女朋友,是每个男人的梦想,我也感到很荣幸。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晴雪听他赞美自己,欢颜说:“你说。你知道的,我会满足你所有的要求。”

“我想了很久,我认为我还能够和你谈一次恋爱,但在我们交往的最初三个月里,我不会和你上床的。”楚铭很认真地说。

“你……这是什么意思?”终于轮到晴雪吃惊了。她做梦也想不到楚铭会提出这样一个不近情理的要求。以自己的美貌和性感,换做别的男人,今晚不能睡到一起都是最遗憾的事情,何况在八年前,楚铭还是那么贪恋自己的身体,“莫不是你……”

“别乱猜。”楚铭打断她的胡思乱想,“我什么毛病都没有,我只想看看我们的爱情,究竟属于哪一种?是三分钟热血,还是今生常相伴。如果你真心想和我过一辈子,这三个月未尝不是对彼此的考验。我是男人,都能熬过去,难道你不能?”

晴雪的脸色难看了好长时间,最后终于展露笑颜,她点点头,同意了楚铭的计划,并信誓旦旦地保证:“我知道你对我还存在怀疑,我会证明给你看,我是真心想和你复合,不过,除了刚才那个荒唐的要求外,你若再提出任何一个侮辱我的点子,我掉头就走。你必须清楚,我回来并不是接受你的惩罚的。”

楚铭挺惊奇晴雪会接受自己的要求。他回答:“我有分寸。你放心好了,既然我们有约在先,我会成为一个合格的男友,绝不会令你失望。”

晴雪嫣然一笑,连楚铭都不能确定,她的笑容是因为得到旧爱而欢愉,还是自己的目的达到而高兴。

半个钟头后,两人离开烧烤店时,又惹来众多目光。女人们的目光充满嫉恨,男人的目光多是艳羡,他们无不羡慕楚铭的艳福。而楚铭心里没有那么兴奋,他差不多可以肯定,自己和晴雪不太可能修成正果。因为突然了解晴雪,她确实是一个能让男人疯狂的女神,但不太会是一个贤妻良母。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楚铭陪晴雪玩了个痛快淋漓。楚铭有一家汽车装潢公司,眼下他妹妹楚瑶替他打理,因此他就很悠闲。晴雪则根本没有工作,他的时间更充裕。

在他俩重合的这段日子里,有三次晴雪试图让两人的关系更近一步,都遭到楚铭的拒绝,这让晴雪很生气,可又无可奈何。她很奇怪楚铭为什么能坐怀不乱,这可不是他的风格。在这件事情上,晴雪也不好多追问什么。毕竟,是楚铭提出了三个月的考验期限,晴雪很恼火,但还没有到忍无可忍的地步。

接下来事态的发展突然偏离了原先的轨道,或者说,完全出乎楚铭的意料之外,而晴雪,似乎早已料到这一天的到来。

那是一个灯红酒绿,贵宾云集的晚上。这种酒会无疑是晴雪最喜欢的。而她,也能在这种场合展现出自身最大的优势。

这个酒会是楚铭的姐夫唐剑青组织的,唐剑青的公司去年在香港上市,和他的生意比起来,楚铭的洗车行只能算是毛毛雨。因此,今晚来的宾客,非富即贵,每一个男人都身价不菲,每个女人都是珠光宝气,风情万种。

酒宴开始后,晴雪像一只穿花的蝴蝶飞来舞去,整个酒宴大厅处处都是她的芳姿。唐剑青请的这些人,无不有头有脸,可以说再怎么漂亮的女人他们都见过,但当他们面对晴雪时,依然会神魂颠倒,浮想联翩。

楚铭懒得跟晴雪乱跑,他端着一杯酒,和唐剑青闲聊。唐剑青也为楚铭的新女友惊艳不已,当他听说两人是旧爱重拾时,唐剑青皱眉说:“老弟,这可不是好玩的,这么漂亮的女人,能第二次投入你的怀抱,小心她有别的目的。”

楚铭笑着说:“她会有什么目的?不过是看中我的人品。别的男人,怎么会像我一样对她好。”

唐剑青摇头说:“每个想和她上床的男人,对她都会好,上床之后就会不同,对待你的新女友,你应该加倍小心。”

“我会的。”楚铭相信表姐夫说的话,当然之前他也对晴雪采取了一些防范措施,经过一个多月的交往,他发现晴雪真的变了,她不再像从前那样任性或翻脸,这倒是一大进步。

一个多小时过去,酒宴快要结束,楚铭去找晴雪,她早已不在楚铭的视线里,几分钟后,楚铭在一个角落里看到晴雪和一个男人在聊天。这男人一身名牌,脸上始终带着成功人士的骄傲神情,看上去两人聊得挺开心。

楚铭并不急着打断他俩,过了一会儿,两人交谈完毕,晴雪扭身时,看到楚铭在不远处,她一笑,走过去挽起楚铭的手臂,两人一同离开。

“这个酒会真不错,”晴雪感叹道,“你应该早些带我参加。”

“那是。”楚铭调侃她,“这里每个男人都财大气粗,他们中任何一个拔根毫毛都比我的腰粗。”

“你这说的什么话?”晴雪狠狠瞪了他一眼,“庸俗!想不到一向骄傲清高的楚铭也会嫉恨别人。”

楚铭哼了两声。这时,酒会进行最后一个环节,请各个成功人士讲述自己成功路上的挫折和经验,晴雪顿感无趣,不多时,就催着楚铭悄悄离开酒会。

两人乘出租车先到楚铭的楼下。楚铭也是多喝了几杯,他一把握住晴雪的手,热切地说:“上楼去吧,我们也该进一步发展了。”

楚铭原以为这是晴雪求之不得的,谁知晴雪笑吟吟地扳开他的手指,轻语说:“你忘啦,我们还有三个月的制约呢。”

晴雪用力推楚铭下车。站在地上,楚铭眼看着出租车离开,他心里相当郁闷:今晚她心情很好啊,为什么拒绝我?

上床后,楚铭翻来覆去也睡不着。一个多钟头过去了,他正朦朦胧胧进入半梦半醒的状态。忽然,他的脑海里灵光一闪:晴雪的态度之所以急转,莫不是她在酒会上瞄准了哪一个大老板?嗯,肯定是这样。

楚铭进一步想到,晴雪到底是难改本性,她的回归,说不定从头到尾都是个骗局。也许她有和自己重归于好的念头,那也不过是她的一个选择而已,很有可能,她是借自己的社会交际,希望能认识比自己更成功的男人。以她的性格这样想和做都不离奇。

想通了这点,楚铭就释然,他很快进入梦乡。第二天,楚铭故意找晴雪一起吃午饭,她推脱身体不太舒服,拒绝了楚铭的邀约。

楚铭也不在意。接下来几天,他又约了她两次,她找各种理由拒绝,这下子楚铭心里雪亮:她终于再次把自己甩了。一时间,楚铭想偷偷跟踪晴雪,看看她到底和什么样的男人约会,转念一想,他还是放弃了,那样做有意义吗?

第五天上,晴雪主动打电话给楚铭,她一开口就提出分手。当然,这早在楚铭的意料之中。他没有责怪,也没有挽留,只问:“你考虑清楚了?”

“当然。”晴雪的语气里没有丝毫愧疚,不过她还是解释了自己再次背叛的原因,“我早就告诉你,我的青春所剩无几,可你还拿出什么三个月期限来考验我,你知道吗?你提出那个变态的提议时,我有多么伤心,有多么气愤。”

“这么说,”楚铭哼了两声,“我们的这次分手,错误还在我?”

“全在你。”晴雪毫不留情,“不过,你还算是个男子汉,分手后,你不会纠缠我,是吧?”

“你多虑了。”楚铭恨得咬牙切齿,不过他怪的不是晴雪不讲理,而是自己的意志不坚定,导致再次上了她的当,“我祝你幸福,你放心,我不会再出现在你的生活里。有一点你也记住,今天我们一刀两断,以后你都不要再回头了。”

晴雪也哼了一声,她用发毒誓的语气告诉楚铭:“当然不会。除非世界上就剩下你一个男人,否则我不会回头的。”

说完这句,晴雪断然挂断电话。这头,楚铭长长叹了口气,他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从晴雪提出分手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多月时间,两人再也没有联系过。楚铭感到,自己和晴雪交往的那一个多月,就像做了一场梦,梦醒之后,晴雪就人间蒸发,再也寻不到一丝踪迹。

“什么事情都可能遇上,这才是生活。”多日来,楚铭都沉浸在郁闷当中,每当他想起晴雪时,这句话就浮上心头。最后,楚铭彻底释然,其实分手早在他的意料当中,只是没想到来的那么快。楚铭并不是拖泥带水的人,也不是不会为情所伤,但他绝不会为了晴雪而陷入泥潭,很快,他就洗净心里的蒙尘,整装待发,他要去寻找一个真正适合自己的女人。

可世间的事情,往往真的不能由你掌控。忽然有一天,晴雪又一次登门。这次,她带来的不全是美丽和性感,还有伤心的眼泪和痛改前非的悔悟。

晴雪直接走进楚铭的客厅,她往沙发上一坐,立刻痛哭失声。她那梨花带雨的泪水和楚楚可怜的模样,能让大多数男人回心转意,但对于楚铭,她还是省省吧。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楚铭很绅士地问。仿佛,他完全不记得晴雪刚刚又背叛了他一次。

“那个男人是个畜生。”晴雪哭诉,“他只是想占我的便宜,在和我交往期间,他根本没有和前女友断了关系,等他厌倦了我,就一脚把我踢开。”

楚铭没有对她的遭遇幸灾乐祸,他劝晴雪:“以后你再交男友,眼睛可要擦亮一点,否则,未来十年里,你可要时不时地活在泪水当中。”

晴雪忽然伸出手,握住了楚铭的手,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我错了,我向你道歉,你是男子汉,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楚铭先是用力抽回手,再缓缓摇头:“愚我一次,其错在你,愚我两次,其错在我。晴雪,别再伤心了,我们是不可能的,但是,看在之前我们有过的那一段,我保证,如果以后你有什么困难,我会尽力帮你,除了感情的事情。”

晴雪沉默下来,过了好一阵,她咬牙切齿地骂:“你的心真狠,你跟别的男人没什么两样,我鄙视你!”

楚铭耸耸肩,脸上浮现出随你说的神情。晴雪见他心意已决,知道自己再继续下去,只会自取其辱,就恨恨站起来,绝望地离开。

楚铭将她送出门,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心里禁不住叹息:今天是我们三个月期限的最后一天,本来……还是算了吧。楚铭甩甩头,似乎想把这一切都甩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