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9

这些天几乎每天都在听音乐中度过。仿佛回到了中学的时光。与自己孤单地相伴。没有朋友。那一年外婆送给我一个mp3。一首歌听很长时间,再重新下载新的歌。那时候时间很慢,一切都很慢。没有那么多更迭。高中也还是这样的形单影只。所有的同学都为高考彻底放弃了自己。把灵魂装进一个小小的盒子里,没有灵魂地整日刷题。我是为人不齿的那一个。他们在刷题,我坐在最后一排偷偷塞着耳机。音乐让我镇定。不再动荡。多少次啊,多少次我在熄灯的宿舍里。二层的高架床上,暗自在音乐中哭泣与慰藉。渴望外面的世界憧憬未知的生活,是mp3里的音乐给我的。高考的前一晚上,我躺在床上听周杰伦的轨迹。邻床的女孩子们打着手电复习第二天的语文科。耳机里唱着:“我会抬着头,然后看着你,接着紧紧闭上眼。”我永远忘不了那种悲伤,我渴望未来的某一天我能抬头看见一个值得自己仰望的人,然后紧紧闭上眼睛又无奈又悲伤又幸福的感情。无奈的是也许自己的卑微配不上那个人的好,悲伤的是也许我这样一个人,永远遇不到一个能看见自己的人,幸福的是如果真的遇见了那样的人呢。让他做我的星星吧。我真的是这么想的。可是那时的自己无趣到想要自杀。我躲在被子里哭泣,看着身边的手电筒下照亮的女孩子们的脸庞。她们为了梦想而付出这样的一夜又一夜。最终我们都去向哪里。我一整夜没睡。第二天考场上的语文。作文题是《诗意的生活》。毫不犹豫,我写下了自己心中所想。我感激那样一场考试,它让我内心谷底的声音出现在一个陌生评卷人的视线。他或许能看见一颗最真实的少女对诗意的野生解读。我渴望的诗意生活,就是发现心底的一颗星星,然后不断朝着它的方向前行。那年的语文我考了142。高考结束后我妈买来最新的报纸,上面有高考的答案,可供考生们自行估分。我的数学考得差极了。可是语文让我觉得不虚此行。大一第一次晚自习,辅导员问台下的同学,在座的各位哪些是为了学中文而来的文学院,而不是分数不高“服从分配”。举手的人寥寥无几,当然我也没有举手。讨厌人群中被关注。但我心底的答案是确认的。我就是为了文学而来的。文学院学中文,多的是分数不理想而被“服从调剂”来的人,可我心里只有它。这是我为什么语文考试从不费心力的原因。直至今日,我才知道自己一直在坚持的是什么。我有很长一段时间的迷茫期。除了喜欢文学,我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仿佛很失败。学音乐,吊儿郎当,钢琴无疾而终。学习,全凭一己情绪。数学很差。语文也没付出过什么精力。全凭兴趣。工作后并不觉得自己可以是好老师。就这样无目的无状态地活着。混日子。不交友。爱喝酒。有段时间很爱喝酒。刚来深圳。脱离原生家庭,以为会快乐。可是更加孤单。开始质疑一切。每日下班约上貌合神离的朋友,去酒吧喝酒。灯红酒绿中却又自命不凡,对前来要电话号码的男人嗤之以鼻。被人泼酒水骂:干嘛来酒吧装清高纯洁?!不知道这样更贱吗!可是那又怎样,来酒吧买醉就要和陌生狗上床吗!我慢慢是老了,酒吧不常去了。能喝酒的人也掰了。其实一开始就不合适。是来深圳后几年才知道自己也许没必要迁就绿茶婊之间的塑料姐妹花感情。我开始独来独往了。有人说,榴莲你很酷。有人说,她就一副年轻婊子样。但,who cares!我就是婊子怎样,我不想玩儿了。于是我开始自己一个人。可我外表多么不羁,内心就有多么纯粹。我甚至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更向往一切。我渴望有个人来爱我了。天呐,我竟在孤单的深圳渴望了这个。我许下了这个最奢侈的愿望,是的,我渴望有人能来爱我。把我,榴莲,这个带刺的榴莲当作唯一。我要哭了,我竟然渴望起来这个。在漫长的一段日子里,我开始拒绝友情。渴望下班回到宿舍,关上房间的门开始喝酒。写作。写一些不着边际的东西给不着边际的位置的存在。哭泣。深埋在枕头里的呐喊。擦干眼泪开门回应舍友,作抗拒的社交。然后,关门。然后,写作。那段时间写了很多,在澳门新葡新京app下载。一个叫武尔夫的人发来私信。要与我签约。发来合同。我给妈妈打电话。我说,我第一次发现自己可能被人需要了。签约后每日创作。以为自己简直是一个作家。但没心情就是没心情。不想写!无状态。就这样。武老师开始催稿,每日催稿。我说,解约吧。要不。他说你再考虑,签约不容易。合作不容易。未来你会知道我在为你好。我知道不容易。但创作不是这样的。不要和我说未来,我都没去过未来,你让我自己走行吗。解约后我仍然写东西,但永远不会有人再催稿了。可是我哭了。对世界的怀疑变成对自我的否定。也许我真的不行。我写的都是狗屎。go to hell!诅咒自己是第一回。我太失败了。真的,亲爱的,我太失败了你明白吗。我不知道自己在这巨大的棋盘上,到底占据了哪一点。我看不到自己的坐标。我甚至都无法成为一颗棋子。因为人家都有黑与白,而我却从来都是透明的。我想写,可是我有时候精疲力尽。我的头顶有星空。许多星星在那里。但我有时候看不清路。你知道你正爱着一个心中有恶魔的天使,我的眼泪有多清澈,是因为我曾无数次在黑暗里洗涤过自己的灵魂。我不想成为这个世界所渴望的所需要的那种人,我倔强地想要做自己。我这几天都在听歌,整日整日地循环单调的旋律。内心爬满了苔藓,可是它们是新鲜的。是我十八岁时就生出的苔藓,被埋在阴暗处所以仍然纯洁。我无数次告诫自己,我现在是语文老师了。我要收起自己的锋芒,去做一些碌碌无为的事情。放下你的小骄傲吧,去整日地上课起立敬礼坐下吧。去与同一个圈子的人证明自己的优秀吧。可是在竞争面前我不想妥协。人家的竭尽全力你不要再嘲笑吧。你现在就在这样的圈子里。可我做不到。今夜我才知道如果还有一些幸福的原因,只是因为目前做的事仍然是与文学有关。所谓的课堂与课程,go to hell吧!我只要简单。我是为爱而作,不是因为它能带来多大的荣耀。不知道为什么要写这些。是因为酒精作祟吗。可我喜欢这种状态,多少让人咋舌的文字都是出自这样的酒精作祟啊。只有拇指间的敲击,手机屏幕上就有自己灵魂的即时复刻。我的灵魂在这一刻才是真实的。未来还能有多少日子呢。who cares!就在这一刻,我能写,能回忆,能发出声音,就是真实。直到我遇见了你,我才知道我要靠岸。我不想再摆荡了,真的。你清空了我的疯癫与放纵。除了疯狂,我要理智地爱一次。而理智是疯癫的极致。我爱你,无数次我都在暗夜里告诉你。你的傻,你的迟钝,你的毫无技术性的爱情,那是我无数次渴望的真诚啊。午夜的三点钟,我们不妨看一场爱情的海上日出吧。人生的短暂曾让我麻木,而遇见你之后,我才知道因为爱情而有的悲伤才他妈的是我一直渴望的未来啊。而且,幸好是你。幸好是你。我们一起做点文学的事吧,但前提是必须为了爱。别什么课程课程课程。那是可笑与肤浅的。文学是直抵内心的能量,你愿意附加的形容词来分一杯羹吗。我们一起爱下去吧小猪。杜拉斯说,男人是受不了写作的女人的。可是目前你受得了我,我希望这是永远的永生永世的事情。我永远无法告诉你我在创作些什么。但我相信有一天,你能看到那一些。然后在所有流言蜚语中对我说一句,我懂你在写些什么,我的宝贝。我期待着那一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