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狂野


一个好故事,往往是从一辆好车和一个好女人开始的。现在,这辆玛莎拉蒂就停在楚铭的洗车行,它的主人林茵正笑吟吟地看着楚铭。

林茵的脸蛋已经不能用漂亮来形容,必须说是上天赐予了她绝对完美的五官,加上高档化妆品的精心修饰,更显出她有种超凡脱俗的美。另外,她身上那些名牌服饰,也彰显出无尽的优雅和魅惑。最要命的是,她还有接近一米七的身高,凹凸有致的身段。这一切结合起来,只能以一句俗语来给她下定论:天使般的面容,魔鬼般的身材。

相比之下,林茵的座驾就是另外一番光景。这辆跑车本应和它的主人一样高贵和靓丽,可现在它的四只轮子全是泥浆,车身两侧也都是斑斑泥点。楚铭还出来没有见过有哪个车主能这样对待自己的爱车。毕竟,这是一辆价值百万的豪车。

“怎么了?”林茵看到楚铭和他几个手下惊诧的眼光,就问,“你们的眼神怎么这么奇怪?”

楚铭“啊”了一声,他先是斥责手下们快去干活,然后回答林茵的问话:“对不起,我们都是些土包子,从没有见过你这么漂亮的美女,和这么……惨的豪车,都有点失态了。你是不是开着它去打猎了?”

林茵露齿一笑:“你真会开玩笑。说实话,把它糟蹋成这样,我也很心痛,快给我把它洗干净,再好好保养一下。”顿了一顿,她又说:“有人告诉我你这里服务好,不知她说的靠不靠谱。”楚铭立刻明白,这又是他表姐给他做媒,他笑笑说:“你和我表姐又是在瑜伽馆认识的,是吧?”

林茵一笑点头,然后扭身走开。看着她修长的双腿,紧致的臀部,纤细的腰,楚铭和他的手下再次看傻了。好多一会儿,他们才从绮思中回过神来。

楚铭大声喝斥他们:“还不快去服侍这辆豪车!伙计们,干好这活儿,今晚我请你们喝扎啤!”工人们立刻欢呼而去。其中一个小伙子凑上来说:“老大,这可是绝世的美女,我这辈子可从来没见过半个。你平时不是吹嘘能搞定一切美女吗?能不能将她也收了?”

楚铭哼了两哼说:“小六子,你倒真看得起我。快去干活吧。”赶走了他,楚铭心里泛起了涟漓。这个女郎是表姐介绍来的,一定是单身,可到底要怎样接近她?这样的美女,要是让她从眼前溜走,可真是暴殄天物。

接近中午时分,林茵回来取车。她对楚铭的服务很满意。楚铭说:“你进屋和会计结账吧。我给你打了七折。当然这并不全是因为你漂亮,我还希望你能多来光顾小店,我们全体员工都盼着你来,当然,价钱还可以商量。”

林茵眨了眨眼睛,没说话,她结完帐出来,楚铭适时地递上名片:“这是我的名片,你收好。谢谢光顾,有机会再见。”

林茵将名片收下来,还是没说什么,不过她投给楚铭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她发动引擎,玛莎拉蒂象一尾华丽的大鱼滑上街道,转瞬消失在茫茫车流当中。

楚铭还在那里张望,心里有说不出的留恋和遗憾。这时,小六子又凑上来说“老大,你可真下血本,可你没向她要号码,那怎么联系?”

楚铭说:“如果她有意,会联系我的,这就看我俩的缘分到不到了。”随后,他板起脸说:“快去干活儿,今晚你还想不想喝扎啤了?”小六子立刻噤声,转身忙活去了。

林茵走后,整整三天,楚铭都是寝食难安。在第三天傍晚,林茵突然打电话给他,说是轮胎爆了一个,问楚铭能不能帮她换一下。

楚铭顿时喜出望外,他钻进自己的“猎豹”吉普,箭一般赶到林茵说的地点。十几分钟后,他就换好了轮胎。林茵伸出手说:“谢谢你。我叫林茵。”

楚铭握了一下她的手:“能帮你做点事,是我的荣幸。”林茵看着他的大吉普,笑笑说:“你这个大家伙也不错嘛,我们飚下车,怎么样?”

楚铭吓了一跳,当他确信林茵不是开玩笑后,点头说:“你说往哪儿跑?”

林茵说:“那边有条没有测速的公路,我们去那儿。”楚铭没有异议。两人上车后,一前一后上了那条公路。接下来,两人开始飚车。楚铭的这辆猎豹虽没有林茵的豪车值钱,但速度并不慢,两人在车流稀少的山间公路飚了个痛快。

楚铭没有想到,在林茵温婉的外表下,竟有着这样一颗狂野之心。两人疯跑了一个小时,最后,林茵减下车速,她转上一条稍微狭窄的乡镇公路,楚铭不知道她要去哪儿,只是紧跟她。

又跑了一会儿,前面出现一个大农庄。小路两旁生长着各种瓜果蔬菜,又有鸡鸭等家禽在其间觅食。再往里是一排大红瓦房,看似是一个饭店。

两人下车后,林茵说:“这是我同学开的饭庄,远离城市,吃的都是自产。怎么样,我们喝几杯?”

楚铭迟疑了一下问:“喝酒可怎么开车?这……”林茵咯咯笑了起来:“这儿有的是地方睡觉。莫非你怕……?”

楚铭的脸红了一下:“你都不怕,我怕什么?”两人一笑,一起进屋。老板早就准备好几样下酒菜,又拿上来两瓶高档白酒。楚铭又吃了一惊,喝白酒?这林茵可真不简单。

两人边喝边聊起来,不多一会儿,一瓶白酒就见底了。林茵又起开第二瓶。这期间,楚铭了解了林茵的基本情况。她于半年前离婚,丈夫田铠是一家民营企业的老总,与秘书发生婚外情后抛弃林茵。离婚时田铠将别墅留给林茵,又给了她一笔钱,所以她才能过得这么滋润。

两人相谈甚欢,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两瓶酒也喝的差不多。楚铭有些不甚酒力,林茵更是醉态可鞠。喝醉酒的她和平时截然不同。现在她每一句说话,每一个眼神,都流露出伤感和痛楚,楚铭看得出来,她对田铠还是相当留恋,只不过他早已移情别恋,抛弃了她。

知道了这些情况,楚铭暗自叹息:什么样的男人,竟能抛弃林茵这样的美女?可见有的男人是多么喜新厌旧,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这时候天已经黑下来,老板将他俩留下来,在安排客房时,老板笑问楚铭:“你俩是开一间房,还是两间?”

“两间。”楚铭毫不犹豫地说。老板哈哈大笑,自顾准备去了。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楚铭才醒过来。他一问老板,林茵还在隔壁沉睡。老板端来两杯热茶,两人坐下来聊起来。

老板告诉楚铭,林茵婚后这半年过的很惨,好几次她都带朋友来这里买醉,不过以前她带来的都是女伴,只有这次例外,老板以为她和楚铭的关系非同一般。楚铭心里一热,刚想解释什么,林茵走了进来。

今天她略微装扮了一下,整个脸蛋显得清雅秀丽,另有一番风情。老板看见她来,知趣地这个理由离开。

楚铭笑着说:“你同学把我俩当成情人啦。”林茵貌似严肃地问:“难道我配不上你?还是你心里从没有那个想法?”

“我……”楚铭顿时张口结舌。林茵苦笑了一下,坐下来说:“我是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楚铭还之一笑:“我不会当真,我只怨自己没那个福气。”林茵咬了一下嘴唇说:“昨晚我喝那么多,你都没有趁机乱来,那是为什么?是我的诱惑力不够?还是你自命为君子,绅士?”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楚铭犹豫了一下,才说:“我不是什么君子绅士,你也足够诱惑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而昨晚你在大醉当中,我对你做任何事情都是没意义的。最重要的是,我还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在此之前,我是不会乱来的。”

“嗯。”林茵很满意他的回答。忽然,她将手放到楚铭的手心。楚铭顿觉一股热流窜遍全身,“和我谈一场恋爱吧,哪怕是假装也好。我想,我俩都能抛开世俗的束缚,只谈一场心灵与心灵交汇的恋爱,不涉及婚姻,随缘来去,但一定要忠诚,行吗?”

楚铭再次感觉头脑发昏,他没有料到林茵会提出这样的建议。他想了一下才回答:“女人当中,能像你这样集美貌和坦诚于一身的,我还真没见过,我接受你的建议,我也不太看好婚姻。”

林茵说:“我们生活的这个城市当中,不知有多少像我这样寂寞孤独的女人。她们不是流着泪默默承受,就是去乱来,我不想那样,我想找一个能读懂我心的男人,而在我第一眼看见你,就确定那个人就是你了。”

楚铭心里一阵欢欣,他说:“我们暂定三个月期限吧。这中间我们都不背叛对方,期限过后,再另作打算。”

林茵点头答应。这时接近中午了,两人都饿了。老板准备了一顿午餐,两人吃过之后,驱车赶回市里。这次林茵不再飚车,大概她心里的痛楚已经消逝,不需要再发泄吧。两人分开时,林茵给楚铭做了一个电话联系的手势,楚铭示意明白。当晚,楚铭就打电话把林茵约出来,两人找了一家格调高雅的小酒馆小酌几杯,然后,两人水到渠成的上床了。

激情退却后,两人都感觉对方棒极了。楚铭忽然觉得,三个月的期限有些短了,如能和她共度下半生,也未尝不可。林茵觉得楚铭为人热诚豪爽,不论床上床下,他都对自己体贴入微,无时无刻不显现出一个男子汉的爱心和责任,这使得林茵更加“爱”他了。接下来,她要尽情享受这三个月的狂野之恋,而那些伤心往事,让它们统统见鬼去吧!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楚铭和林茵以情人身份出双入对,这也是林茵自离婚以来,感到最幸福快乐的日子。然而,这份幸福非常短暂。在他俩一起走到第二个月的开头。一天傍晚,林茵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这个电话长达半个小时,等林茵挂断电话,已经泪流满面。

在楚铭的追问下,林茵说出了实情。原来在昨天,她的前夫田铠突然急症进入医院抢救,大概是脑血管出现问题,今天才刚刚抢救过来。造成这个噩耗的根源,居然是他的新女友。她是个商业间谍,受人雇佣,故意接近田铠,在取得他的爱慕和信任后,暗地里窃取他公司的重要机密。田铠得知自己被她出卖后,急火攻心,突发急病。

“我该怎么办?”林茵慌了手脚。楚铭也陷入沉思。半晌之后,他做出决定:“我觉得你应该回到他身边,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你的谅解和安慰。”

“那我们……”林茵也是这样想的,只不过她觉得那样做,是不是对楚铭太不公平了。

楚铭苦笑了一下说:“你曾经告诉我,你和他从高中时代就开始相恋,直到步入婚姻殿堂。而他在和你离婚时,几乎把所有财产都留给你,这也能说明,在他心里,对你决不是无情无义的。”

林茵漠然。楚铭接着说:“相较之下,我们之间的关系,更像是城市里孤男寡女上演的一场游戏。不错,我们在一起时,都是真心相待,可我们从来没有认真考虑未来和婚姻。那么,我们的这种感情就缺少一份责任,一旦外力冲击,很容易击溃。所以,我们还是分手吧。”

林茵对楚铭的决定没有异议,她说:“我不承认我跟你是逢场作戏,但在我心里,永远都会有田铠的一席之地,如果他没事,我可以不会去找他,现在……”

“不用再说了,你应该回到他身边。并且,有用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们虽不能继续走下去,毕竟我们曾经拥有过彼此,就凭这一点,我会尽力帮助你的。”

林茵说:“那……我走了。”楚铭点点头,放她离开。从此而后,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楚铭打过两次电话给她,她都没有接,楚铭意识到她是不愿意再和自己有任何关联,就放弃了。从此,两人各自回到相识前的原点。

然而,对于楚铭来说,这两个月的甜蜜日子绝非是一场梦境,林茵的重拾旧爱,他当然心痛,但他还可以接受。楚铭认为,从林茵的出现到离开,这不过是城市生活里很寻常的一段插曲。每时每刻,在每个人身上,都会发生这样的故事。而自己最终能做的,也仅仅是为她默默地送上一份祝福。

经历了这次失恋,楚铭下了狠心。从今而后,再也不招惹离婚的女人,不管她是何等的女神,都不能再与之发生纠葛。他能够接受这一次的创伤,并不表示他能够再接受一次,真的不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