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面桃花》23

宋水远回去的第二天上午,三秀到了河堤工地上。她围着一条绿褡巾,穿一件碎花小棉袄,棉袄肩膀上打的是蓝补丁。棉袄穿了几年确实窄小了点,又被肚子里的胎儿撑起撅得老高。她在两只鞋子上各绑了一把稻草拧成的绳,免得在来的路上摔倒。

三秀爬上堤坡时,满脸细汗,背心里已湿透了。她便脱了棉袄,露出圆滚滚的皮球一样大小的肚子来。她怀孕差不多八个月再过一个月就要临产了,可肚子并不大。只看出五六个月的样子,二林媳妇坚持说三秀记错了怀孕的日子。

队长见了三秀,就拿眼睛翻她。说你来干什么?你看这儿有一个大肚子上堤吗?回不回去的?

三秀从地上拿起一把锹,撅着嘴巴不答应。她说我挖一锹就少一锹。我们家本来上堤的人就少,水远又闹肚子,回去一天拉几遍,夜里都不消停……有些眼皮子浅的人又该背后说他装病偷懒了!

几个女人们都围上来跟三秀问长问短,二林媳妇是认得字知道一些戏文的,她说三秀是花木兰,替夫上堤。哦哟,队长,快报到大队指挥部去!让广播里播出来,让我们倒口湾也光荣光荣,嘻嘻!

队长不耐烦的一扬手说,散了散了,挖河去。今天要把这一段挖完的!

三秀埋头干起来,她利索得很,动作不比任何一个挖土的慢。

过了一会儿,大癞子甩着空筐笑嘻嘻的走到她面前,三秀亲热热的叫他一个癞子哥。听我们水远说,你在堤上盯着他关照他,他说你是个好人。不像有些人跟树上的杨辣子(一种爬行害虫)一样,躲在树叶下只想着蛰人害人,这种人你以为讨得到好?他睁着眼晴一辈子也找不到一个瞎眼媳妇!……我带了几个鸡蛋,还有一碗小鱼冻,等会你跟我爹一起吃!好啵?癞子哥!

大癞子当然听得出三秀含沙射影拐着弯儿骂人,他脸上红一块白一块,浑身毛炸炸的像杨辣子爬过。他连忙用一只袖子装着揩鼻涕,掩了大半个脸的尴尬。然后弯下腰挑起一筐子泥巴就走,从此他走错了也不敢到三秀面前来装泥巴。

三秀朝他一撇嘴,兀自笑了。

哪知宋水远第四天了都不到堤上来,三秀张着口在心里默默的望,又不能说出来,只恨相隔太远不能喊他几声。

翘巴子上堤来换他爹,走到三秀面前说,别望了,你走那天你男人就回宋家沟了,回去找他妈吃奶去了……哼!日他妈的只配跟五儿舔屁股!

翘巴子小声骂出最后一句,生怕给三秀听见了。

落翠也上堤了,这个落翠!上堤像走亲戚似的。她从篾箱子里翻出结婚用的红棉袄穿在身上,远远的看去红艳艳鲜亮亮的像个新娘子!

二队长张来金对落翠说,你跟三秀轮流着挖,两个人挖一会歇一会儿,别到处跑噢。

三秀中午饭也不吃就歪靠在床上,说挖河不累那不是假的吗?上堤已经有四天了,原指望水远来换她回去的。哪知他拉肚子蹲在茅坑里起不来了!三秀心口憋闷浑身酸疼,满肚子委屈!她顺手拣起一根铺床的稻谷含在嘴里,慢慢嚼着,想着。不由得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划过脸庞,滴落在床铺上。

“三秀,起来吃饭!今儿是白净净的猪肉炖的黄豆腐,半个月才开这一次开荤,狗日的翠儿有口福!八百年不上堤,一上堤就有肉嘎嘎吃!”张麻大撩开帘子朝三秀喊道。

三秀不回答。她拉开被窝,把头埋进去,嘤嘤的低声的啜泣。

这时从门外走进三个高高大大,穿着干干净净的人,有一个是大家都认识的公社武装部的郝部长。郝部长说好香啊,这是合新大队倒口湾噢?哪个是宋水远,宋水远请站出来!

队长连忙把手中的一大铁锅菜放在桌子上,说宋水远刚出去,他好像刚才还在这儿……说是肚子有点疼是吧?他扭过头朝众人扫一眼,眨巴眨巴眼睛说道。

张来金接口说,宋水远是病了,要不怎么舍得让他媳妇挺着个肚子来上堤的?

大癞子朝三秀瞄一眼,见三秀抬起带泪水的脸盯着来人。他站起来连连点头,也证明宋水远真是生病了。

郝部长与队长握个手,指着旁边的两个人说他们是县武装部招兵办公室的刘主任柳干事,恭喜你们生产队的宋水远同志从五十名基干民兵中脱引而出,各项身体及技能考试全部合格,他考上中国人民解放军了,大家欢迎!

队长问考上了几个,郝部长说四个,比卫星公社多一个。

一屋里的人都拍巴掌,兴高彩列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三秀脸上的泪珠儿还在冒热气呢,一绺子头发给泪水泡着贴在额头上,脸上几颗酱油麻子也给泪水滋润得鲜亮而醒目,她站起来对郝部长说“感谢毛口主口席,水远他一定好好当兵,保卫国家……消灭敌人!”

大癞子忍不住说“三秀你乐黄昏(糊涂)了?现在哪儿还有敌人,都解放十几年了!”

队长经常开会学习觉悟是很高的,他朝大癞子横一眼说“阶级敌人和地富反坏右份子亡我之心不死,他们时刻准备复辟夺回他们失去的江山,……”

郝部长微笑点头,他慷慨的一挥手要大家先吃饭。我们来没见到宋水远同志,那就按第二个步躇,深入调查群众,了解他平时的阶级觉悟及劳动态度,主要是看他近一段时间在挖河过程中的表现,还要看宋水远同志主要家庭成员的政治面貌,比如他父母兄弟。

说时他扭头朝三秀打量一下,补充说还有配偶一方的主要家庭成员的成份,有无历史问题等等。

队长点头称是,大癞子举一只手放在眼角旁,算是打报告,“那,万一有历史问题,……有的话他还去得成啵?”

“我们要为国家输送根红苗正,品行端正的优秀青年!”同来的刘主任用好听的弯弯的普通话说道。

郝部长低声同上级领导商量了一些,然后又征求一下队长的意见,就点几个人下午分别去大队部坐一坐,座谈一下宋水远同志工作的情况。

翘巴子坐在桌子旁一直认真的听着,他看上去老成稳重五官端正,第一个被郝部长看中。第二个是大癞子,他比较热情,活跃脑筋也灵光,因而很荣幸也被郝部长的手指点到。第三个是八棒子也敲不出一个闷屁的张木匠,他躲在墙角落半天不抬头,正好一抬头两眼与郝部长的眸子撞了个满怀。当郝部长点他的时候,他用一根指头指着自已的鼻子,一脸的受宠若惊小才大用的表情。

干部们出了门,两围桌男男女女一边呼呼啦啦往嘴巴里送吃的,一边叽叽喳喳的恭贺彭老幺和三秀。张麻大端出特意给三秀做的一小碗豆腐烧肉,碗里,多几块肉,多放了一些红豆瓣酱,碗中间还藏着一个香喷喷的鸡蛋。引起众人啧啧啧的羡慕和眼馋。

三秀有些兴奋又有点饿,她拉把椅子坐在桌子边去吃饭。她坐的恰恰是一把瘸腿子的木椅子,这木椅子歪歪扭扭有些日子了,谁也不愿加几颗钉子或加一根木条扶它一把。

三秀正伸筷子去夹菜,椅子腿却突然“吱嘎”一声断裂开来。她手里的米饭和桌子上的豆腐一起向她身子泼洒下来,白的红的混杂在一起浇了她一身。

几个离得近的人连忙把三秀拉起来,女人们急里巴慌的打听她肚子的娃儿的反应。问她肚子有没有很大的震动和撕裂一样的疼,如果有,凭她们的经验那就是娃儿掉下來了。

三秀站起来拍拍屁股掸掉身上的饭菜,她笑了一一这个笑是由哭转换而来,因而笑得有点难看,她摸摸自己的大肚子笑一笑,说,不打紧,娃儿在肚子里牢实得很,摔不掉的!她一定知道她爹要去当兵了,正乖乖的躲在里头高兴哩!

图片发自澳门新葡新京app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