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教师如何高效设计阅读教学课的教案

【摘要】语文阅读教学是中小学语文教学中的一块重要内容,也是语文教学的难点和关键点。由于当下一线语文教师缺少对“阅读”“阅读能力”“阅读教学”等概念的理解,认识不清,改善语文阅读教学的困境迫在眉睫。《阅读教学设计的要诀》作为一部理论与实践结合的书籍,为我们阐明了“阅读”“阅读教学”“阅读能力”“阅读方法”等概念,指明了阅读教学的任务和路径,并就教学内容的选择与教学环节的展开提出建议,为一线语文教师提供了教学帮助。基于语文阅读教学的现状和阅读感受,笔者提出了四条设计阅读教学课教案的策略:第一,遵循文本体式;第三,设计学的活动;第二,搭建学习支架。

【关键字】语文教师;阅读教学;教案


一、引言

?? ??语文阅读教学是当下中小学语文教学中的一块重要内容,尤其是对中学阶段的语文教师来说,大部分的语文课都在进行阅读教学,教授教材中编排的若干篇课文。在阅读教学实践过程中,笔者常常听到身边的语文老师抱怨“期末考试要到了,我课文都还没上完呢”“课文多上几篇和少上几篇是没有关系的”之类的话,也有不少的语文教师“沉迷”于阅读教学,一篇一篇仔仔细细的教,不放过课文篇目中任何一个客体的知识点,但是阅读教学的效果却差强人意。

基于此,笔者认为阅读教学效果的不理想或者说阅读教学无法按时完成,在于语文教师缺少对“阅读”和“阅读教学”的理解,缺少统筹规划,教学时通常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平时也缺少系统的语文阅读教学理论知识的学习,导致理论与实际教学脱节。著名语文特级教师肖培东说:“语文教师是最会读书的教师。”显而易见,阅读对于一位语文教师来说太重要了。因此,语文教师对于理论知识的匮乏,会对阅读教学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

笔者认为,语文教师应积极阅读与语文教学相关的理论书籍,丰沛自我的理论知识,并自觉运用到语文教学实践中去。基于语文阅读教学的现状和困惑,笔者阅读了王荣生教授的著作《阅读教学设计的要诀》,希望从中汲取营养,积累与阅读教学相关的理论知识,学习语文优秀教师如何设计语文阅读教学课的教案。

阅读的意义有三个方面:生活的需要、生存的需要、生命的需要。[1]笔者希望通过此举来提高语文阅读教学的效率,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引导学生掌握阅读方法,提升学生的阅读素养和阅读品质,并汲取书中的精神力量。

二、作者简介与著作概述

(一)作者简介

?????? 王荣生,浙江大学文学硕士,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博士,现为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课程与教学论专业博士研究生导师。王荣生教授主要研究的方向有语文课程与教学论和语文教师专业发展,著有《语文课课程论基础》《语文课程与教学内容》《语文教学内容重构》《听王荣生教授评课》《求索与创生:语文教育理论实践的汇流》等专著。在语文教学中,王荣生教授非常强调“为了语文知识的‘实用’而进行的教学,才是货真价实的语文教学”[2]的观念,这也为广大一线语文教师的语文教学提供了路径和方向,同时也发人深省。

(二)著作概述

《阅读教学设计的要诀》是一本语文阅读教学的著作。语文课程的学习主要分为五个领域:识字与写字、阅读、写作、口语交际与综合性学习。阅读作为其中一个重要的分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这部著作中,王荣生教授认为“阅读教学的主要目的是培养学生的‘阅读能力’,是教会学生‘如何阅读’,是使学生掌握并运用‘阅读方法’”。为此,我们语文教师首先要弄清楚什么是“阅读”,什么是“阅读教学”,什么是“阅读能力”,什么是“阅读方法”。语文教师只有搞清楚这些概念,才能真正在语文阅读教学中落到实处,实现老老实实教语文!

王荣生教授撰写的这部《阅读教学设计的要诀》,一共分为四章。在第一章中,作者着重介绍了四种读者倾向(海绵型、磨砂玻璃型、过滤型、钻石型),阅读理解的含义,其它国家对阅读的定义和理解,阅读取向和阅读方法的概念,阅读的规则和策略,并在此基础上明确了文学鉴赏的概念和划分了文学作品的类型。在第二章中,作者着重阐述了阅读教学的任务及其路径,提出了阅读教学的两条重要原则:(1)学生是阅读理解和感受的主体;(2)学生获得是与课文相符合的理解和感受。从阅读教学的重要原则入手,作者提出阅读教学的三条基本路径:(1)唤起、补充学生的生活经验;(2)指导学生学习新的阅读方法;(3)组织学生交流和分享语文经验,并认为文学鉴赏有三种形式:引学生欣赏、带学生欣赏、教学生欣赏。在第三章中,作者又具体阐述了阅读教学内容的选择与教学环节的展开,教学内容要依据文本体式和学生学情来确定、选择,教学环节和教学流程要紧紧围绕学生的学来设计,合理安排好教与学的关系,并为我们提供了阅读教学设计的模板,供一线语文教师参考和借鉴。在书本的第四章中,作者结合语文名优教师的阅读教学设计课例,从散文阅读、小说阅读、诗歌阅读、实用文章阅读、文言文阅读入手,分别举例阐释,面对不同的文本体式要采取不同的阅读教学方法,选择合适的教学内容。

三、阅读与阅读教学

(一)阅读

对于一般读者来说,阅读无非是拿着一本书,从头到尾,一字不漏的看完。但是,语文教学中的阅读并非如此。从语文学科来说,阅读,始终是读者自愿、自主地与文本对话。在阅读的过程中,读者表现出浓厚的阅读兴趣和趣味,能够自主的选择阅读的书目,并且保持良好的阅读态度,这样的阅读态度贯穿阅读前、阅读中、阅读后。

对阅读的定义,并非是一成不变的。一些国家和地区的语文课程标准对“阅读”都有不同的定义。例如,《韩国语文课程标准》对阅读的定义如下:读书是通过文章表现读者与著者之间发生的心理、社会的相互作用。读者调动背景知识阅读包含著者的意图与信息的文章,然后再理解文章的意思。还如,加拿大对阅读的定义如下:阅读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包括对书面语和口语之间关系的理解,显示了阅读过程中观念与信息的碰撞,显示出这些观念和信息与个人脑海里固有的知识和经历的某种联系。再如,美国对阅读的定义如下:阅读是一个读者与文本相互作用、建构意义的动态过程。

虽然韩国、加拿大、美国对“阅读”的表述有所不同,但是我们不难发现,它们之间有一个共同点:阅读是一种与文本对话的过程,我们不仅仅获得信息和知识,同时也在提升自我对世界和人生的认识。并且,王荣生教授在本书中提出,阅读包含两个过程:解码和解释。解码主要指向对于客体文字的识记,解释则是透过文字本身去理解、感受。

(二)阅读教学

?????? 阅读教学通常指语文教科书的课文教学。王荣生教授在书中指出:阅读教学就是建立学生与“这一篇”课文的链接。因此,语文教师要对阅读教学有一个明确的认识:课文不仅是学习材料,而且是学习对象;课文中包含高于学生现有语文经验的因素;建立学生与“这一篇”课文的链接。

此外,语文教师更要明确阅读教学的两条重要原则:第一,无论是在阅读教学之前、之中或之后,对一篇课文的理解、感受,始终都是学生这一阅读主体的理解和感受;第二,在阅读教学中,学生阅读的,是“这一篇”课文;学生要获得的,是与课文相符合的理解和感受。

在书中,王荣生教授将语文阅读教学分为散文阅读教学、小说阅读教学、诗歌阅读教学、实用文阅读教学和文言文阅读教学五个板块。

四、目前阅读教学的困境

?????? 语文阅读教学困境的产生在于一线语文教师对文体意识淡薄,阅读教学不分文体,也在于教学起点模糊,没有正确处理好教与学的关系。

(一)文体意识单薄

?????? 王荣生教授认为中学语文教材中的课文应该分为小说、散文、诗歌、实用文、文言文五种类型,针对不同类型的文本应采用不同的阅读教学方式,选择不同的教学内容。但是,在具体的阅读教学中,不少语文教师往往因为文体意识淡薄,导致教学内容选择不当,课堂教学效果低下。例如,笔者曾听过校内某语文教师的公开课莫怀戚的《散步》,该教师的核心环节是分析文中人物的性格特点。《散步》作为一篇散文,其教学内容的选择重点不在于人物,而在于作品的语言。课堂上,学生的“学”出现了方向性的错误,教学效果可想而知。

(二)教学起点模糊

?????? 阅读教学的起点究竟是什么呢?阅读教学有起点,必然也有终点。其实,笔者认为阅读教学的起点和终点是一致的,即这堂课上学生应该学到什么。而现实的语文课堂上,语文教师往往只注重教师应该教什么,而忽视了学生应该学什么,往往只注重自己是否完成了预先设计的内容,而没有根据课堂上学生的学习状态做出相应的调整,一味牵强的让学生按照自己设计的方向前进。

因此,在阅读教学中,语文教师应该明确教学的起点是这一篇学生可以学到什么,而不是这一篇我该教什么,合理设计“学的活动”,而非一味执着于“教的活动”。

五、高效设计阅读教学课教案的策略

(一)遵循文本体式

在上一部分内容中,笔者就剖析了语文阅读教学中部分语文教师文体意识淡薄,但是阅读教学效果不甚理想。为此,一线语文教师在设计阅读教学课的教案时,一定要遵循文本体式。

语文教师要用诗歌的方式去解读诗歌,要用散文的方式去解读散文,要用小说的方式去解读小说,要用文言文的方式去解读文言文,不可一锅乱炖,濉随心所欲。显而易见,遵循文本体式更需要语文教师对文本解读到位、合适。

那么如何合适、到位的解读文本呢?根据《阅读教学设计的要诀》一书中的阐述,王荣生教授认为合适的文本解读需要符合两个要求:第一,对这种特定体式的文本,阅读取向要常态。也就是说,像正常人、像能读这样作品的人那样去阅读。第二,在特定的文本体式中,要运用符合这种体式的阅读方法。比如,符合诗歌阅读的方法,符合戏曲阅读的方法。针对第一条,笔者认为语文教师在拿到一篇课文时,应该把自己当成是一个读者,而非是一位语文教师,用读者的眼光去解读文章,感受文章,发现疑难之处。针对第二条,王教授再次强调了文本体式的重要性,这关乎教学内容选择正确与否。

因此,语文教师设计阅读教学课的教案时,首先应关注文章的文本体式。

(二)设计学的活动

语文阅读教学包括教与学两方面,要正确处理好教与学的关系。阅读教学中教师提问的特征是懂得(教师)向不懂的人(儿童)提问。[3]因此,教师在提问之后要将问题转化成学生“学的活动”。王荣生教授也在书中认为,阅读教学的教学环节就是组织“学的活动”,部分语文教师往往以“教的活动”为基点,发生了阅读教学方向性的错误。同时,建构主义提倡,由学生自己来建构、论证和展示他们的理解。[4]

反观当下的语文阅读课堂教学,的确如王教授所说的那样,教师“教的活动”结构完整,但是学生“学的活动”非常散乱,教师“教的活动”丰富、多样,而学生“学的活动”单调、稀少,往往只是你来我往“一问一答”的学习方式。整堂语文课,语文教师往往会成为一个“出彩”的人,而学生只是在教师需要时配合一下,沦为配角。所以,当下的语文阅读教学课要转变成以“学的活动”为基点,让教师组织学生进行充分的“学的活动”。

活动的目的是体验、实践、成长、提升,活动的主体是学生,活动的主导是老师。[5]一堂语文课,可以安排2-3个学习活动,每个环节15分钟左右,即每个环节的大部分时间是“学的活动”。例如笔者在设计《紫藤萝瀑布》阅读教学时,安排了三个“学的活动”:初读紫藤萝,感受藤萝之美;再读紫藤萝,读懂宗璞之情;三读紫藤萝,感悟生命之意。三个学习活动的主体都是学生,逐层递进、逐步深入。每一个学习活动都围绕一个教学目标展开。

语文教师需要做的,不是设计自己教什么、怎么教,而是设计学生学什么、怎么学。

(三)搭建学习支架

王荣生教授在书中提出了阅读教学设计的思路:依体式,定终点;缘学情,明起点;中间搭2-3个台阶。笔者认为,阅读教学中间设计2-3个教学环节,要给学生搭建阅读学习支架,利于学生开展较为充分的“学的活动”。

心理学家伍德将支架用来描述同行或者有成就的人对学习者的学习过程所施与的有效支持。在此基础上,建构主义者根据前苏联著名心理学家维果斯基的“最近发展区”理论,提出了支架式教学法,其核心策略是一步一步地为学生的学习提供适当的、小步调的线索或提示(支架)。通过这种“支架作用”让学生一步一步的攀升,逐渐发现和解决学习中的问题,掌握所要学习的知识,提高解决问题的能力,成为一个独立的学习者。[6]

结合笔者的阅读教学经历,笔者在推进《红星照耀中国》专题阅读教学时,设计了“人物专题”学习任务。为引导学生能够更好的理解作品中红色人物的精神,笔者两次为学生搭建学习支架。第一次支架:请你摘录、整理书中与XXX人物相关的内容;第二次支架:请你参照范例,给该人物设计人物名片,要求名片能够体现人物的精神品质。两次教学支架中,第一次搭建的目的在于帮助学生整理作品中与某一人物相关的内容;第二次搭建的目的在于给学生提供一个范例,相当于给学生提供一个学习的路径,让学生在范例支架的引领下开展学习,并最终呈现学习成果。

我们认为,给学习支架,即教师为学生提供积极的、暂时的帮助,以便让他们养成独立学习的习惯。[7]

六、结束语

阅读能力的高低直接体现出思维品质的水平。[8]基于此,阅读教学是教师精心设计“学的活动”,带领学生结合自己的实际生活经验,在文本当中来来回回,去理解、感受作品背后的精神力量。

《阅读教学设计的秘诀》一书,给语文教师的阅读教学设计指出了方向,但是只凭借这一本书是远远不够的,语文教师应阅读其它与语文阅读教学相关的书籍,不断提升自我的理论水平,并将其运用到阅读教学实践中去。

笔者认为要改善语文阅读教学的现状,需要建立在合理的知识基础之上,并且语文教师要保持长久的研究、实践热情。



参考文献:

[1]吴再柱. 一位乡村语文教师的阅读报告[J].语文教学通讯.2019(8)

[2]陈朕.谈新课改下如何提高小学语文课堂教学效率[J]. 广西写作学会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2019

[3]韦冬余. 阅读教学中的教师提问:问题与突破[J].初中语文教与学.2019(7)

[4][美]Marylou

Dantonio. 教师怎样提问才有效[M]. 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15

[5]郁皎.自读课的基本定位和常见课型[J]. 语文教学通讯.2019(4)

[6]张小虎.阅读教学支架建构例谈[J]. 中学语文教学.2016(7)

[7][美]安德鲁·波拉德.反思性教学[M]. 中国青年出版社.2017

[8]乔丽.核心问题链:名著阅读的有力抓手[J].语文学习.2019(7)




Grh??`??;???<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