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

2003年3月5日的晚上,丁羽桥正躺在床上休息,他的未婚妻胡菲菲在电脑前赶一篇稿子。

忽然,丁羽桥的手机响了,是一个生意场上的朋友打来的:“丁总,老哥哥在西海园大酒店摆了一桌,雷总也在,还请丁总赏脸啊!”这是生意上的应酬,丁羽桥不好拒绝,就答应了。

他穿好衣服后对胡菲菲说:“我去参加一个酒局,你先睡吧。”胡菲菲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西海园大酒店就在距离丁羽桥家三百米的路南,丁羽桥步行前往,在他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等候绿灯时,一辆出租车突然飞速冲了过来,径直撞到他身上!

丁羽桥立刻凌空飞出,迎面撞到一辆正在对行的大卡车上,大卡车的前窗玻璃顿时碎裂,丁羽桥一头扎驾驶室里。

这时,街上所有人都注视着这场车祸。那辆肇事的出租车紧急刹车,从里面走下一个满脸通红,一身酒气的男人;那辆大卡车也急忙刹住车,司机惊慌地看着满头满脸鲜血的丁羽桥,哆哆嗦嗦地拨通了120急救电话......

一? 回家

深夜十一点,荣海市人民医院特护病房里,丁羽桥慢慢睁开双眼,借着走廊的灯光,他看到自己正躺着的房间四壁雪白。他从病床上站起来走到窗前,窗外华灯绚彩,这个城市的夜景还是和从前那样美丽。

丁羽桥舒了口气,他推开房门,轻轻穿过走廊,一名值班护士正趴在桌子上睡觉。他没有停留,一直走过去,走出医院大门后,就站在路边。

大约十五分钟后,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丁羽桥招了招手,出租车停下来。丁羽桥拉开车门,坐到司机旁边,司机是一个膀大腰圆的男人,他有些惊疑地看着这个脸色苍白的客人。丁羽桥目视前方说:“新世纪小区。”司机应了一声,然后出租车加大油门直奔目的地。

丁羽桥问:“师傅,今天是几号?”司机告诉他是7月16号,丁羽桥又问:“哪一年?”司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2006年啊!你是终结者?”丁羽桥一笑:“不,我是复仇者。哦,对了,能将你的手机借我用一下吗?”司机又惊疑地看了他一眼,丁羽桥双手一摊:“我刚从医院出来,身上哪有钱,我要让我妹妹拿钱付车费的。”

司机把手机递给他,丁羽桥拨通了自己家的电话,铃声响到九下时,才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传过来,丁羽桥说:“小妹,我是丁羽桥,你马上下楼,拿钱替我付出租车车费。”电话那端的声音充满惊讶:“大哥?你醒过来了?”丁羽桥催促说:“快一点,我就快到家了。”

丁羽桥把电话还给司机,十分钟后,他们进入小区,司机在丁羽桥指定的地点停车,楼洞前站了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姑娘,丁羽桥下车从她手里接过一张百元钞票,他把钱递给司机:“就这样了吧!”说着他随手关上车门。司机欢天喜地地开车离去。

丁羽芬拉着哥哥的手,眼泪刷的流了下来:“哥,这是真的吗?医生说你不可能醒来的!”丁羽桥拉着她的手,边上楼边说:“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不可能的事情发生的。”

兄妹两人走进屋里,丁羽桥坐下来,丁羽芬说:“你住进医院不久我就搬过来了。”丁羽桥“哦”了一声:“把这三年来发生的事情全都说给我听听。”

丁羽芬擦了擦泪水说:“你出了车祸以后,医生说你能保住命就不错了,三个月过去了,你还处于昏迷状态,医生把你判定成植物人,说你永远不会再醒来了。”丁羽桥说:“对,这三年我就是植物人,我现在的记忆停留在三年前。”丁羽芬问:“哥,医生说......”

丁羽桥摇摇头说:“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要你说的是我住院以后其他人的情况。”丁羽桥咬了咬嘴唇说:“你出了车祸以后,雷大哥忙前跑后,一切事情都是他做的,如果没有他,我一个人肯定撑不住的。在你出车祸的现场,菲菲姐承受不住这个打击,她变的疯疯癫癫,最后雷大哥把她送进精神病院。”说到这儿,丁羽芬又啜泣起来,丁羽桥寒着脸等她继续说下去。丁羽芬说:“妈妈听说这个噩耗,也是伤心过度,病瘫在床上,直到现在生活还不能自理。”丁羽桥听到这里,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丁羽芬继续说:“我大学毕业后,雷大哥就安排我到你们的公司,现在我在财务处工作,这三年来,雷大哥为你安排了最好的病房,还请了很多中西医师为你针灸、理疗,现在每个月的病床费加上护理费用就超过两万块钱,这两天他去香港开会,大概后天才能回来,要打个电话给他吧!”

丁羽桥摇摇头,又问:“那个撞我的司机呢?”丁羽芬说:“他因为酒后驾驶肇事,被判入狱三年。”丁羽桥想了一下,问:“家里的电脑能不能查到公司的财务账目?”丁羽芬点点头。丁羽桥说:“很好,现在你马上打电话给田成武,叫他立刻来这里。”田成武是公司的保卫处处长,他是丁羽桥一手提拔起来的,对丁羽桥一直怀有感恩之情。丁羽芬拿起手机联系田成武,丁羽桥则打开电脑。

半小时后,门铃响了,丁羽芬起身打开门,田成武一进门就热泪盈眶:“丁总,我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丁羽桥站起来握着他的手:“成武,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我需要你的帮助,所以这么晚还把你喊来。”田成武说:“丁总,你说。”

丁羽桥说:“你那个同学还在刑警队工作吗?”田成武说:“你说的是宋立胜吧,他现在已经升为副大队长了。”丁羽桥说:“明天早上,你求他帮我查一个人,就是撞我那人的详细资料,要尽快,查到了马上跟我联系。”田成武点点头,丁羽桥说:“明天上午,你跟我去办一点事情,有问题吗?”田成武摇摇头。丁羽桥拍拍他的肩膀:“这么晚把你喊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电话里有些事情是说不清楚的,你回去休息吧,记住,我醒过来的事情你别跟任何人说,包括你的妻子。”田成武点头答应。

丁羽桥送他到门口,然后回身又坐到电脑前忙碌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对丁羽芬说:“小妹,你去睡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丁羽芬使劲摇头:“哥,我不去睡,我要陪着你。”她这句话真情流露,丁羽桥只淡淡点点头,继续忙碌自己的事情。

二? 探病

第二天一大早,丁羽芬就开车带着丁羽桥去看望胡菲菲。黑色的“奥迪”飞驰在马路上。丁羽芬说:“哥,菲菲姐现在胖了很多,你一定不会认出她了。”丁羽桥看了她一眼:“胖了?”丁羽芬解释:“雷大哥付了一笔钱给精神病院,所以菲菲姐在里面好吃好住,很快就胖了,只是她一直谁都不认识的。”

说话之间,青山精神病院已经在眼前,丁羽芬在大门外停了车子,兄妹俩相继下车。丁羽芬走在前面,她和里面的工作人员交涉了一下,一个中年医生带他俩去见胡菲菲。

穿过一个操场,在一个花坛里见到胡菲菲。她果然比三年前胖了很多。当时她只有一百零几斤,现在看起来至少有一百五六十斤,当初她那曲线玲珑的身材,已经变的臃肿不堪,最让人痛惜的是她原来那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也变成现在的呆滞无神,她正乱扯着自己的长发,看着丁羽桥三人“嘻嘻”傻笑。

这哪里还有一点当年娇媚可人、文采出众的胡菲菲一点影子?丁羽芬禁不住潸然泪下。每一次来看望她时,丁羽芬都要哭上一场。丁羽桥却紧皱眉头,眼神里流露出一股阴郁的怒火。

丁羽桥示意妹妹离开,向外走时,他问:“小妹,她究竟上怎么疯的?”丁羽芬叙述:“你出车祸后,菲菲姐就和我一切去了现场,那时你的样子惨到极点,你头上破了一个洞,左臂断了,右腿也断了,肋骨断了五根,整个人躺在血泊里,脸上更是血肉模糊,菲菲姐当时就大叫一声瘫倒在地,当医生把她救醒后,她的神智已经有点不正常了,后来雷大哥告诉我,接下来的三天三夜,她不和任何人说话,也不吃饭睡觉,我忙于你的事情,也顾不上她了,在第四天上,雷大哥要我去看一看她,当我们赶到时,她正披头散发,疯了一样撕掉她所有的稿件和书籍,我想上去拦住她,被雷大哥阻止了,他告诉我,无论谁靠近她,她都会死命地又抓又咬,看到这个情形,我也没有了办法,是雷大哥提出送她去精神病院的,他说,在那里菲菲姐才有可能恢复正常。”丁羽桥又问:“她住进来后,你经常去看她?”

丁羽芬说:“头一个月我去的次数很多,后来雷大哥说,公司要我帮忙,菲菲姐在那里住的很好,就少去几次吧,所以从第二个月开始我就去的不是那么勤了,几个月后,她安静下来,整天一个人坐在那里傻笑,人也开始胖了起来,尽管她得到最好的治疗,但还是没有一点好转,她不认识雷大哥也不认识我,唉,她真的很可怜。”

两人上了轿车,一时都沉默下来。这时,丁羽芬的手机响了,是田成武打了的,她把手机递给丁羽桥,田成武告诉他,已经查到那个肇事者的资料,丁羽桥叫他马上赶到精神病院。

丁羽芬有些担心的问:“哥,你要去干什么?”丁羽桥这时才流露出一点兄妹亲情,他摸了摸妹妹的头发:“你不用为我担心,你忘了我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丁羽芬默然不语。

又过了五分钟,田成武开着一辆“猎豹”越野车过来,丁羽桥说:“小妹,你去上班吧,回到公司马上打电话给雷总,就说我已经醒来了,要他马上从香港赶回来。”顿了一顿,他自言自语:“也许,他现在已经在归途中。”说完,他扔下满脸惊奇的妹妹,跳下车上了田成武的越野车。

丁羽桥接过资料,仔细看了一下,那个司机叫王有财,当年是一家出租车公司的雇员,那天他参加了一个朋友的婚宴,喝多了酒往家赶时,没想到撞了丁羽桥,出了车祸后,法院判定他赔偿丁羽桥二十万元钱,还要入狱三年。他在第三监狱服刑的,由于表现好,两年多一点就被释放了,出狱后他没有再回荣海市,而是回到老家马岭镇,和他弟弟开了一家宝利来酒楼,现在仍在经营这家酒楼。

丁羽桥放下资料说:“成武,现在你就送我去马岭镇,我要会会这个撞我的人。”田成武发动越野车,就向马岭镇驶去。

接近一个小时的路程,两人一句话也没说,丁羽桥始终目视前方,田成武暗自庆幸,丁总能醒来真的是奇迹出现,这奇迹就出现在这个昔日足智多谋且为人慷慨的丁总身上,这总是一件好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01 阎王不收冤死鬼 深夜两点钟,我飘荡到阴曹地府,身边簇拥着无数的小鬼,在他们此起彼伏嘻嘻哈哈的说笑声中,来到...
    疏影梅花阅读 221评论 5赞 4
  • 前两天认识的学临床的网友和我说,现在闲暇的时候可以适当记录下来自己的记忆碎片。 说不定未来某一天自己再看到的时候会...
    Flora_happy阅读 26评论 0赞 0
  • 松本様是个很憨厚的汉子。 他到周日市场来也是近两年的事儿,原先一直雄居市场头一位的金子様老了,装货卸货已经变成了不...
    树伟阅读 934评论 32赞 36
  • titleEdgeInsets应该是最好的方法,如果只是简单的左对齐,也可以如下方法。 btn.contentHo...
    small_Sun阅读 831评论 0赞 0
  • 来到这座城市是因为爸爸妈妈在这里生活二十年了吧,我刚出生爸妈就在这里租房子打工了。小时候的我跟哥哥是在家里长大...
    暖宝袭阅读 19评论 1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