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app下载
个人资料
粲然
粲然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5,953
  • 关注人气: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澳门新葡新京app下载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转载】武汉保卫战:从错失战机、惨烈退守到逆转反攻(一)

(2020-03-27 16:20:31)
标签:

转载

分类: 【综合文章】
武汉保卫战:从错失战机、惨烈退守到逆转反攻(一)
华生2010  03-08 00:2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79999125094721

——最大教训与最大共识:真实信息如何上传下达(中)

一、硝烟渐起

        2019年12月31日下午1点58分,武汉市卫健委正式发布“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使当地及全国社会公众首次得知了这次武汉肺炎的消息。这标志着这场现代疫情的武汉保卫战正式拉开战幕。不过,这个保卫战之所以打响,却又缘于前一天即12月30日发生的一系列重大事件。所以,我们的复盘必须从12月30日起。

12月30日:具有历史意义的转折点和承上启下的起点

       历史最奇妙和最诡密之处在于,它往往在长期似乎是停滞的时间流淌之后,却又突然加速运行,把所有改变航程的重大事件全都安排在一天之中。

       公元2019年12月30日,农历腊月初五,就是这样的一天。

        前面说到,尽管从去年12月8日,武汉市自己的信息系统已经开始不断有报入不明原因肺炎的记录。此时的武汉官方尽管私下采取了一系列动作,但即便在内部也没有声张和走正常程序。到了12月29日,由于病例越来越多,湖北省、武汉市会同江汉、硚口、东西湖区疾控中心首次大规模赶赴各医院现场,正式开展流行病学调查、标本采集检测、院感控制等处置工作,并于12月30日完成了“省、市、区疾控中心联合调查组”《关于医院报告华南海鲜市场多例肺炎病例情况的调查处置报告》(该报告后来在“知识分子”公众号上被截屏显示)。

      该调查报告首先给出“病例定义”,为“2019年12月1日以来,我市医疗机构收治的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以及病例的家庭成员被诊断为肺炎的病例,并未排除其它病原体感染者”。报告说在累计搜集的25例病例中,12月29日晚、30日凌晨先后两批对搜集的17份患者的咽拭子标本开展流行流感病毒、上呼吸道病原(20种)核酸检验,除检出5例肺炎链球菌阳性外,其他病例对各种病原均呈阴性。在下一步处置建议中,报告建议卫生健康部门加强对华南海鲜市场环境综合治理,加强该市场相关人群的不明原因疾病的监测工作,做好感染控制工作。

       也是30日这一天,应该是基于这个省、市、区的联合调查报告,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内部首次正式给武汉各医疗机构,发出了“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通知开头就称,“根据上级紧急通知,我市部分医疗机构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云云。但由于这个“上级紧急通知”以及这个上级是谁至今未公布,所以我们还无法再进一步推断。

      武汉市卫健委的这一紧急通知提出如下三个主要要求:1、加强责任领导。2、规范医疗救治。3、严格信息上报。要求“各医疗机构要及时系统统计救治情况,并按要求及时向辖区疾控部门上报有关信息,并同时报送市卫健委医政医管处,重大事项及时报送”。最后强调:“未经授权任何单位、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救治信息”。该文由“武汉市卫健委医政医管处”盖章印发。因这个医政医管处管着武汉市所有市属医院和医疗机构,所以它应该是卫健委真正的实权部门之一。

       综观这两个同在30日发出的报告和紧急通知,其关键信息有二,一是将病例锁定在华南海鲜市场。这一点其实是很奇怪的。因为后来1月26日的武汉市委、市政府官方的“武汉发布”回答网友提问,“请问目前已知最早发病的患者情况如何?该患者具体什么时候发病的?是否有过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时,明确答复:“武汉市新冠肺炎指挥部医疗组回复:据查询信息系统,我市登记报告最早的新冠肺炎患者为陈某,发病时间为2019年12月8日,经医院抢救后痊愈出院,患者居住在武昌某小区,否认去过华南海鲜市场”。二是紧急通知强调严格管控信息,即未经授权,任何单位、个人不得发布相关信息。这第二点,也很快成为武汉查处任何其他信息传播者的依据。

       引人注目的是,在后来的这个“武汉发布”中,12月30日的省市区联合调查报告和紧急通知中的第一个12月1日的病例(金银潭医院在《柳叶刀》发表的文章也提到这个12月1日案例)不见了,首例变为12月8日,而这个首例又恰恰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后来的多个消息也表明,12月份的首批病例中,有约30%并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我们不知道武汉和湖北方面为什么从一开始就咬住这个市场,并在后来把与这个市场有联系与否作为判定是否纳入病例的关键标准,并影响了后来1月份又一个关键20天的信息发布,我们后面还会详细讨论。

       12月30日的武汉和湖北方面的这些动作之所以重要,除了它直接给后来的发展定了基调,从而形成了后续进展的路径依赖,还因为这是国家卫健委直接介入之前,武汉和湖北方面独自采取的最后行动。时任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在央视采访中对这两天的行动曾做了详细解释。

       1月31日,马国强在接受央视新闻1+1节目采访中表示:“首先我是一种内疚、愧疚自责的心态”,“如果早一点采取更严厉的措施,结果会比现在要好,对全国影响没那么严重,也会让党中央、国务院少操心。”他又说,“有几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在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我脑海里。我们最初大概27号,我们医院发现几名的患者,那么在治疗过程中,普通的抗生素不管用,所以正是由于他们的警觉,使得我们卫计部门开始要求武汉所有的医院来上报,是不是有类似这样的患者。那么到了30号、31号,那么感觉武汉市其他的医院也有类似患者,所以我们上报了国家卫健委,那么才有了国家卫健委派出指导组、专家组来指导我们来做这项工作”。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澳门新葡新京app下载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